做神拯救的器皿——以斯帖记

宋燕红牧师

做神拯救的器皿——以斯帖记(上)

做神拯救的器皿——以斯帖记(下)

前言

弟兄姐妹,主日平安!今天是一个特别值得庆贺的日子,大家说为什么值得庆贺?因为我们按照今年的计划学到了旧约历史最后一卷书。每年犹太人学一遍妥拉就是申命记,当他们学完之后,他们都有一个极大的庆典。我们当然也要庆贺,我们就把庆典放在12月30号了。今天这个主日,我们即将进入到旧约历史书最后一卷书以斯帖记了,所以我们理当庆贺!我们要感恩我们的上帝,这样信实地供应我们,祝福我们,让我们三层次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第二轮牧养计划完全按照今年的进度学完了整个摩西五经还有历史书。

在进入到以斯帖记之前,我们还是象往常一样,再复习一下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的历史背景。这三卷书都是写于什么时期?犹大人被掳归回的时期;在这三卷书里边会出现哪四个波斯王?塞鲁士、大流士、亚哈随鲁和亚达薛西;在这段时期里发生过哪些大事件?首先公元前536年所罗巴伯带领犹大人第一批回归重建圣殿,圣殿建得很不顺利,停滞了16年,到公元前520年又复工,到公元前516年完工。公元前478年以斯帖被立为王后,代替瓦实提。之后公元前458年以斯拉率领百姓第二批回归,重整百姓的信仰。公元前445年,尼希米带领第三批百姓回归,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这就是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旧约圣经最后三卷书所铺陈的历史背景。

上个星期我们每天读两章,已经读完了以斯帖记。你看以斯帖记和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发生的地点是不是很不一样?尼希米记和以斯拉记发生在哪里?发生在耶路撒冷,它们的焦点都是放在回归的百姓身上,他们在耶路撒冷怎样被神使用,怎样胜过层层拦阻做成神让他们做成的工作。但是,我们读以斯帖记,你会发现这个故事发生在哪里?发生在书珊城,书珊城是波斯帝国的四大京城之一,亚哈随鲁王就在书珊城登基。

所以,我们进入到以斯帖记的时候,你有没有感到一些诧异?神拯救的是谁?拯救的是留在书珊城,留在波斯国的以色列百姓。这个故事聚焦在哪里?聚焦在书珊城,聚焦在书珊城大小的百姓,他们应该回应神的呼召而回归吗?应该,当然,除了一些蒙神独特的呼召肩负特殊使命的,比如说末底改,比如说以斯帖。其他的百姓他们理当回应神给他们的呼召回到耶路撒冷,参与圣殿的重建工作,然而他们没有回归。所以,你感觉他们应该配得什么?配得神的管教和惩罚。但是,你读完了以斯帖记,有没有感受到上帝的恩上帝的爱是那样长阔高深,远超我们所思所想,连这些不配得神恩典的犹大人上帝都施恩拯救他们,我们有没有被感动呢?

当我们进入到以斯帖记的时候,开篇你看到亚哈随鲁王在登基第三年召集127省的官员到书珊城,他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宴会持续180天。1章1到9节特别能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犹太人不愿意离开书珊城,不愿意离开这个波斯帝国的大都市而返回耶路撒冷。以斯帖记的文学手法非常精湛,描写非常细致入微,非常生动细腻,开篇九节就把波斯帝国的荣耀、丰富、威严和尊贵鲜活地呈现在我们眼前了。亚哈随鲁王管理的波斯帝国大不大?从印度到古实他统管127省,然后亚哈随鲁王在书珊城登基,在位第三年,他就为首领臣仆设摆筵席,谁会来参加这个筵席呢?所有波斯和玛代的权贵,就是各省的贵胄与首领都来。

你看作者描述得多好:“他就把他荣耀之国的丰富和他美好威严的尊贵给他们看了许多日。”你可能很诧异,看多少日算是许多日?给他们看20天还是一个月?看了180日!这得是多富有!就是每天举行这样盛大的大party大宴会。但是这日子满了之后还没完,王又给住在书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园的院子里设摆筵席7日,你看他描述这个院子里:“有白色,绿色,蓝色的帐子,用细麻绳,紫色绳从银环内系在白玉石柱上。”精美不精美?“有金银的床榻摆在红、白、黄、黑玉石铺的石地上”,奢侈不奢侈?用金器皿赐酒!器皿还各有不同,是金器皿,但不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是各种款式的金器皿,御酒也甚多,足显王的厚意。

“喝酒有例”,还特别不粗鲁,他们过的是一种很精致的生活,对吧?如果把开篇这个场景放在人的眼前,这不就是今天世人所追求的吗?“喝酒有例,不准勉强人,因王吩咐宫里的一切臣宰,让人各随己意,王后瓦实提在亚哈随鲁王的宫内也为妇女设摆筵席。”开篇美不美?富足不富足?在波斯的生活既舒适又富足,生活还精致,难怪波斯帝国这么多犹大人,但跟随所罗巴伯第一批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才不到5万人,第二批跟着以斯拉回去的也不到5000人。所以,我们能理解了吧?这些留在波斯不想回归耶路撒冷的,多半是想要过这样的生活。

这难道跟今天的我们不一样吗?当我们想要寻求这世界的荣华富贵,寻求生活的舒适安逸,寻求世人所看重的好处的时候,我们必然不能够回应神给我们的呼召。这些贪恋波斯的荣华富贵、舒适安逸、精致美好生活的犹太人,在他们舒适安逸精致似乎富足的生活中,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们不知道的时候,突然就有一场灭命灭族之灾向他们扑来,若不是上帝使用以斯帖拯救他们,他们就通通灭亡了,他们根本得不着他们想要的梦寐以求的那些富足、舒适和安逸的生活。所以,以斯帖记就是这样一卷描写上帝怎样使用以斯帖来给这一代不配得神恩典的犹大人施予拯救的恩典的书卷!

以斯帖记的作者和写作时间都不祥,但是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一历史事件是发生在公元前483年到473年之间。每年犹大人有一个节日叫普珥节,在普珥节里边他们都要诵读以斯帖记,不仅诵读,他们还会把以斯帖记分角色表演一遍,等于把全民带回到以斯帖记所描写的那个历史事件里边。我们读以斯帖记,能够感受到神所默示的这一卷书不只是真实的历史记录,也是精湛的文学杰作。作者的描写非常生动细腻,他对整个情节的铺陈让你读起来感觉跌宕起伏,一个悬念接着一个悬念,非常引人入胜,哪怕是没有读过圣经的慕道友,读以斯帖记,也会手不释卷。因为它整个内容丝丝相扣,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让你欲罢不能。我们每天读两章,我都觉得切断了整个故事情节的连贯性,很不过瘾,你们有同感吗?

我们读完了以斯帖记,相信大家已经清楚故事情节。我在读以斯帖记时,抓到一个主旨就是做神拯救的器皿。所以,我是顺着这样一个主旨的线索和脉络来概括以斯帖记10章的内容,我用做神拯救的器皿来概括以斯帖记,我把它分了三个部分。第一个大的部分,1到3章,神将以斯帖放在适合做神拯救器皿的王后位份;第4到7章,以斯帖在灭族之灾中倚靠神成为神的拯救器皿;8到10章,以斯帖做神拯救器皿使犹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

因为10章的内容非常多,所以我准备这样做:第一个大的方面,神将以斯帖放在适合做神拯救器皿的王后位份,还有最后一个方面以斯帖作神拯救器皿使犹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我先把这两个大方面综览,综览之后,我会分别提出一个我们今天可以应用在生活中的原则。然后,我们就详细进入到4到7章,以斯帖在灭族之灾中怎样倚靠神成为神的拯救器皿,因为这个对我们有最直接的现实的应用价值。

I. 神将以斯帖放在适合作神拯救器皿的王后位份(1-3章)

我们就进入到第一个大的方面,神将以斯帖放在适合做神拯救器皿的王后位份。

1、王后瓦实提因冒犯亚哈随鲁王被废(1章)

开篇第1章我们看到王后瓦实提因冒犯亚哈随鲁王被废。刚才我们在1到9节看到这个大筵席了,开始是180天的筵席,然后又连续七天给住在书珊城的大小人民摆筵席,王后瓦实提也在王宫里面招待女宾、女眷。在第七天的时候,亚哈随鲁王酒兴大发,于是他就差七个太监,多隆重!去请王后瓦实提,因为王后瓦实提貌美如仙,他让瓦实提赶紧收拾梳妆打扮,戴好王后的冠冕,到王面前,把王后的美貌展示给所有的臣民,看我亚哈随鲁王多牛,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对我要乖乖听话,我让她来她是不敢不来的。结果瓦实提坚决不去,绝不当亚哈随鲁王手上的玩物,把亚哈随鲁王激怒了,王勃然大怒。

你看到他们发到127省的那个诏书了吗?弟兄们看到这诏书心里感觉很高兴吗?你看那个亚哈随鲁王问他的谋士们怎样处置瓦实提?他的谋士们说:决不能纵容!他们投其所好,因为他们知道亚哈随鲁王期待的是什么。如果你轻纵瓦实提,那天底下的妻子们还不都反了天,她们怎么能够在家里尊重丈夫?所以,赶快下一个诏书,瓦实提不能再做王后了,把她废了,并且将此诏书传遍127省,让所有家里的丈夫们都心安,因为他们可以在家做头,妻子们要顺服。丈夫们看到这个,你觉得这是正面的描写吗?亚哈随鲁王很明显是负面人物。大家记得吧,亚当在伊甸园犯罪之后,神给人的惩罚,那个罪的咒诅,其中一项就是丈夫要怎样辖制妻子,妻子要恋慕丈夫,这一切都只有在耶稣基督的爱里才能够被打破。哈随鲁王明显有一个极大的从罪而来的辖制欲、控制欲,所以他不能容忍瓦实提违背他的意愿,立刻把瓦实提废了。

2、以斯帖代替瓦实提被立为波斯王后(2章)

进入第2章,我们看到王有点后悔,这事之后,亚哈随鲁王又想起瓦实提。他的谋士们说:不用担心,你是王,你想要任何美女,那天下的美女尽你挑。结果王就进行了一场选美,犹大的一个女子以斯帖脱颖而出。在第2章,你发现以斯帖有什么品格特点?她隐瞒了她犹大人的身份,圣经两次强调她隐瞒这个身份,为什么?因为末底改嘱咐她不要公开自己的身份。末底改是谁?以斯帖是末底改叔叔的孩子,但是末底改的年龄比以斯帖大很多,是他父亲的年龄,所以末底改把她从小养大,也把她收为自己的养女。以斯帖听末底改的话,就表现出她顺服的品格。圣经里还描述以斯帖是人见人爱,你觉得谁会人见人爱呢?她非常漂亮就一定会人见人爱吗?她这个人非常有能力,一定会人见人爱吗?不是的, 人见人爱的人,一定是品格特别好的人,可见,以斯帖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女孩。

接着,以斯帖被王看中,就被王宠幸了。服侍王的那一个晚上,按照规定有幸可以侍寝的女子,她是可以向王宫要任何珠宝配饰的。因为她很可能就这一次,以后王若不再召她,她就再没有机会了,所以所有能够到王面前服侍王的年轻女子们都会抓住机会赶紧要贵重的珠宝首饰,人人都要。但是以斯帖什么都不要,给她什么她就戴什么,这又表现出她不贪财也不爱慕虚荣的品格。后来还发生一件事,就是末底改在朝门的时候,偶尔听到两个太监密谋要杀害亚哈随鲁王,末底改就赶紧托以斯帖转告亚哈随鲁王,以斯帖也给办到了,她没有粗心大意忘了办。透过这些事情的描写,体现出以斯帖什么品格?她很靠谱、很信实,能够靠得住,办事很稳妥,对吗?所以,你要想被神使用,真的是需要具备很多基本素质和品格的。

这些品格上帝是什么时候塑造她的?当然是从小就塑造她了,所以妈妈们你们任重道远,爸爸们你们任重道远,如果你还有小孩子的话。总之,在第2章我们看到美貌又有高尚品格的以斯帖脱颖而出,代替瓦实提成为新的王后。故事是不是特别引人入胜?你如果只读到这儿不读到第3章,感觉就象在读宫廷剧一样,象《延禧宫略》、《甄嬛传》。但是以斯帖记这前两章可比宫廷剧美,对不对?没有勾心斗角,作者描述的文采也特别精湛,是宫廷剧没法比的。

3、亚哈随鲁王下达谕旨屠杀犹大全族(3章)

前两章似乎就是写了一个废王后立王后的故事,到第3章就会让你更加明白前两章的深意了,第三章发生了什么事情?亚哈随鲁王下谕旨要屠杀犹大全族。为什么发生了这样大的灾难?因为哈曼这个以色列百姓的仇敌,不知道为什么亚哈随鲁王非常欣赏哈曼,王把他不断高升,高升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所有在亚哈随鲁王宫廷里边任职的大臣们见了哈曼都要跪拜。只有一个人既不跪也不拜,见到哈曼就跟没看见一样,这人就是末底改,哈曼就怒气填胸,他怎么能容忍一个对自己不敬不重不跪不拜的人活着呢?哈曼就想把他杀了,他也知道末底改是犹大人,他想光杀末底改一个人太不解恨,所以要把他们全族通通一个不留地全部消灭。你说哈曼这个人邪恶不邪恶?这背后一定是撒旦促使他,因为撒但自始至终都是要消灭神的百姓。他想出的是什么计谋?他就游说亚哈随鲁王,游说王的时候,他付了大代价,他要给王一万他连得银子,就是333吨银子,大家能想象吗?说如果把犹大人全杀了的话,他愿意给国库奉献这么多银子,结果国王被他说服了,王就把戒指给了哈曼。王的这个戒指是代表王权的,跟玉玺一样,有它就可以发谕令了,接着哈曼就用亚哈随鲁王的戒指发了谕令,就是杀灭犹大全族的谕令,谕令也传遍了127省。

他们首先还抽签,他抽签的时候是亚哈随鲁王那个年份的正月,要抽一个最吉祥的月份来进行这个灭族的行动,结果抽出来的是12月。神有恩典吧?要抽出当月,就来不及拯救了,结果抽出12月,就确定在12月13日整个波斯帝国127省所有的人民都起来,要杀所有的犹太人,并要夺他们的财物。你看灭顶之灾来了吧?当我们综览了这三章经文的时候,你感觉到有什么深意了吗?看得见上帝的手吗?首先瓦实提被废,偶然吗?不偶然,如果瓦实提不被废,以斯帖就不能做王后;如果以斯帖不能做王后,那以斯帖就不能够被神使用接近王,最后扭转整个悲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使以色列人脱离仇敌进入平安,这后边的故事就不会发生了。所以,我们综览了1到3章,你是不是能够体会到在灭族的灾难还没有来临之前,上帝早就做了安排,把以斯帖放在最适合拯救犹太民族的王后的位份上?

那我们今天综览了这三章经文有什么应用吗?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当时犹大人被灭族,这个更可怕,还是今天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亲人,我们的朋友,因为不能够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他们要死亡,最后要进入到地狱的火刑里边,你觉得哪个更可怕?后面的更可怕。今天我们面对的更可怕,对吗?所以上帝早就知道撒旦这个破坏的计划,因为地狱是上帝为着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而魔鬼是要拉着人跟他一起迈向毁灭,上帝早就开始了这个拯救的救赎的计划。上帝透过谁来拯救呢?透过人,大家明白吗?所以,上帝也因着救赎的目的,把我们每一个人放在了王后的位置上。那今天我们的王后的位置是什么?比如说你出生在哪样的家庭里,你有什么样的父母,你有什么样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这是不是上帝为着他救赎的目的而把你放在这里的?今天你为什么是在一个房地产公司里当地产经纪人,你为什么是在一个公司里做CEO,你为什么很卑微就是做一个小时工,这是在世人眼里看到的,对吗?但是如果我们放开我们的眼睛,就会看见这一切都是上帝为着救赎的目的,而把我们放在那里的。弟兄姐妹们,你是不是感到你自己的人生立刻充满价值了?

所以,不要再用人的高低贵贱来衡量我们在这世界上所承担的工作,也不要再用人的高低贵贱来衡量说:“我想想就心里不平,为什么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人家某某就出生在那样又富裕又有权力的那样的家庭?”我们不信主的时候是不是常常会这样想?愿今天就成为一个新的起点,让我们把我们出生的家庭,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人,我们社会上的工作,都作为上帝所赐给我们的王后的位份,为什么把这个位份赐给我们?为着他救赎的目的。

王老师接触到的人是我接触不到的,赵姐接触的人也是我接触不到的,你看邵姐还有丽萍,因为赵姐您能接触到她们,您就用了王后的位份救了她们。所以,愿我们在综览1到3章的时候,我们都这样来看我们今天在这个社会上的角色,我们把它看为神给我们的王后的位份,为着神救赎的目的。

III.以斯帖作神拯救器皿使犹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 (8-10)

好,让我们先来看最后一部分8到10章。当然4到7章是最核心的部分,你会看到以斯帖怎样胜过层层拦阻,她也有很多软弱,最后她终于献上自己成为神拯救的器皿,然后怎样使整个局势发生大调转。那8到10章就是最后以斯帖做了神拯救的器皿,她怎样使犹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的一个大喜的结局,你看8章里边谈到什么呢?

1. 亚哈随鲁王帮助犹大赐下新谕旨 (8章)

亚哈随鲁王就帮助犹大,赐下新谕旨了,是吧?已经发了的那个谕旨是12月13日127省所有人民都要起来一块儿杀犹大人,夺他们的财物,以斯帖求王,收回这个谕旨,更改这个谕旨。但是,根据波斯的法律,谕旨一旦发出是不能收回的。那王想了一个什么主意?虽然更改的谕旨不能发出,但是我可以把戒指给末底改,你们可以再发一个谕旨来抵抗已经发出去的谕旨。那他们发出一个什么新谕旨呢?就是在12月13日,波斯帝国所有的犹大人都要联合起来去杀所有前来杀犹大人的那些仇敌。

你觉得这谕旨好使吗?如果没有前面发生的事情,待会儿我们展开那一部分大家就明白了,如果没有前面发生的事,这也不一定好使,因为犹太人遭人恨是历来如此的,所以即便发出这样一个新谕旨,只不过会引起一个内战而已。但是,因为前边上帝已经把所有该做的工作都做了,哈曼已经被吊死了,末底改已经被高升了,所以不仅是全国人民,更是所有的官长们,全国127省的官员们都害怕,还有很多人甚至加入了犹大籍,这些官长们原来怕哈曼,现在怕末底改,因为末底改被神升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这就是第8章,你看到以斯帖一个人奉献为主所用带来了多么不同的改变,对整个民族命运的改变。

2. 犹大遵王旨自卫消灭仇敌而得胜 (9:1-17)

9章1到17节我们就看到了犹大人消灭仇敌而得胜的故事了。到了12月13号,你觉得在这样的局势下,谁还胆敢过来杀犹太人呢? 应该是不敢了,对吧?只要这个人不是邪恶透顶,不是撒旦的死党,他就绝不敢再来杀犹大人了。但是,还有人来杀犹大人吗?照样还有,所以这些人只能够说是誓死与神的百姓为敌的,那他们就是神的仇敌,大家理解吗?所以,在书珊城12月13日这一天,犹大人起来把这些要杀他们的仇敌全部杀了,然后全国各地的犹大人也起来把要杀他们的仇敌杀了。为什么杀的那么干净利索,为什么那么快?圣经描述说一方面仇敌人少,一方面官长们因为惧怕末底改都起来帮助犹大人,那当然这就是一场所向披靡、速战速决、马上得胜的战争。但是书珊城不一样,你可以可见书珊城里边有更大比例的百姓是恨犹大人的,所以14号还进行了一天,14日犹大的百姓在书珊城里面又继续团结,把誓死要杀犹大人的这些神的仇敌消灭了!这就是9章1到17节的内容,大家觉得以斯帖的作用大不大?她带来了多么大的民族命运的改变,本来是谁应该被杀的?所有犹大人都应该被杀,此时变成是神的仇敌被杀了。

3. 设立“普珥日”纪念神救赎之恩 (9:18-32)

最后9章18到32节,我们看到犹大就设立了普珥日来纪念神的救赎之恩,把12月就是亚达月,12月的14日和15日设为普珥日,纪念神给这个民族所施行的救赎之恩。

好,我们综览了一下8章到10章,以斯帖一个人的选择带来了全民族命运的改变,使以色列脱离仇敌,得享平安,转危为安,转忧为喜。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说明以斯帖的人生价值是不是发挥出了最完满的意义?今天对我们来说,有没有受到什么激励?你有没有这样考虑过:我们到底要不要选择献上自己作神拯救的器皿?这直接关乎到你的亲人、朋友、家人,还有你能够接触到的那些人,他们在永恒中的福与祸,生与死,悲与乐。

我们这样考虑过吗?或者你是这样想的:没有关系,神要救谁,他自然有办法救谁。或者换句话说,如果以斯帖不奉献自己为主所用,神能够拯救犹大人吗?能,照样能。但是差别在哪里?以斯帖活着就没有价值了,大家能理解吗?所以,今天上帝把我们每一个人放在独特的位置上,就为了使用我们带给那些人远超他们所想象的恩典。他们本来是要在地狱中受刑的,然而因着我们愿意为主摆上做主拯救的器皿,他们的人生可以完全调转,从悲到喜,从死到生,从永恒的祸到永恒的福,而这一切全在乎我们的一念之间,大家有没有感受到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是多么重要?

综览完8到10章之后,让我们记住这一点,我们一定要知道,做主拯救的器皿可以使我们活出远超过我们所思所想的生命的意义。上帝若给我们机会,让我们可以给一个人传福音,带一个人信主,大家说这个价值大过今天他赐福给你,让你经营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公司吗?你成为财富排名全世界第一了,胜过这个吗?胜过这个。所以,弟兄姐妹们,一定不要被撒旦搅扰,让他骗我们,使我们进入到追求世界这些虚空的荣耀和成功里边。让我们珍惜神所赐给我们的王后的位份,活出这个王后的位份,活出我们生命应该有的价值,因为我们如何选择,我们如何做会带给众多我们中国同胞截然不同的人生。

所以,我希望透过第一个大部分的综览,还有最后一个部分,以斯帖做神拯救的器皿使犹大转危为安转悲为喜的综览,让我们心里边能够萌生出定意愿意做神拯救的器皿的心志;让我们看今生每一个岗位为神给我们的王后的位份;让我们深深地知道,若是献上自己做主拯救的器皿,我们的人生就是发挥出了最丰满、最美好、最伟大、最荣耀的价值和意义。

II. 以斯帖在灭族之灾中倚靠神成为神的拯救器皿(4-7章)

如果我们这样被激励了,那我们就聚焦在4到7章,以斯帖是如何在灭族的灾难中倚靠神成为神拯救的器皿的,这4章故事会给我们非常具体的指导与激励,也会让我们感同身受,因为以斯帖也是经过很多软弱的,她最后靠着神胜过这些软弱,才可以成为神手中拯救的器皿。

让我们效法以斯帖作神拯救的器皿,我们从三个方面效法她。在第4章中,我们效法以斯帖胜过软弱惧怕献上自己;在5章9到14节和第6章中,我们效法以斯帖,让我们知道真正的拯救者是神;在5章1到8节和第7章中,让我们效法以斯帖,倚靠神敏感于圣灵的引领做神拯救的器皿。

I.胜过软弱惧怕献上自己(4章)

我们先进入到第4章,胜过软弱惧怕献上自己。以斯帖无疑在以色列民族中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但是你发现圣经里边对所有伟大的人物从来没有掩饰过他们的软弱。当我们想到一个英雄的时候,一个伟人的时候,比如说刘胡兰,她毫无惧怕地走向铡刀。但是你发现以斯帖却不是这样,当她听到灭族的噩耗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这样的,最开始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在王宫中养尊处优,过着舒适安逸奢侈的生活,她甚至根本不知道灾难已经临到了犹大民族。所以,当我们进入到4章1到6节的时候,你发现她只是同情关心末底改,充其量只是努力了解事态发生的缘由而已,她没有想过可以被神使用,成为拯救犹大人的器皿。

  1. 同情关心末底改并努力了解事态 (4:1-6)

那我们读一下1节到6节:

末底改知道所做的这一切事,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在城中行走,痛哭哀号。到了朝门前停住脚步,因为穿麻衣的不可进朝门。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处,犹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号,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王后以斯帖的宫女和太监来把这事告诉以斯帖,她甚是忧愁,就送衣服给末底改穿,要他脱下麻衣,他却不受。以斯帖就把王所派伺候她的一个太监,名叫哈他革召来,吩咐他去见末底改,要知道这是什么事,是什么缘故。于是哈他革出到朝门前的宽阔处见末底改。

末底改知道所做的这一切事是指什么?就是要对整个犹大灭族的谕旨已经发到127个省了。那他的反应是什么?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在城中行走,痛苦哀号。末底改也是波斯帝国的重要官员,你感觉他这样的表现在别人看来是出丑吗?是的。我想问一下弟兄姐妹,你有没有想过,比如说我们在座的姊妹,丈夫们都不信主,我们也有弟兄的妻子是不信主的,你想过他们的灭亡吗?你想过如果你的父母没有信主,他们也要灭亡吗?想过自己的亲戚,你所爱的这些人,他们若是没有得蒙福音的拯救,他们最终都要进入到地狱的灭亡吗?想过这个问题吗?你觉得他们到地狱里的灭亡可怕,还是仅仅在今生被杀,这个结局更可怕?他们进入到地狱的永死更可怕!

然而,我们有没有象末底改这样悲哀呢?我准备这篇讲道的时候,圣灵也特别感动我,就让我首先反省自己有没有这个悲哀,我发现我们的罪性已经把我们的心变得非常麻木了,以至于我们好像并不能够这样真切地感受到这种痛苦了。刚开始信主的时候可能感觉到痛苦,老迫切盼着自己丈夫信主,自己妻子信主,但那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为什么盼着?盼他信主对我好点,对不对?但这是神的工作,我们要迫切地求神来复苏我们,让我们默想自己的亲人进入到地狱的火刑中被毁灭的那个可怕,因着这样让我们生出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痛哭哀号的心。因为你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是很难被主使用的,大家理解吗?你会觉得没有关系,到了时候神就自然救他了。

我经常听到我们妻子们这样说到自己丈夫不信主:“我着急也没用,上帝要不做工,那他也得救不了;上帝要做工,跟我也没啥关系。”如果末底改是这样的心态,他会怎样?嗨,那没有关系, 要杀就杀,反正神要救谁,神就有办法救谁,我在这瞎哭什么?瞎祷告什么?瞎禁食什么?我们能够看到区别吗?所以,末底改的反应首先就激励我们,让我们爱自己的亲人,爱自己的家人,爱自己的朋友,爱自己的同事,那你再往外扩大才能说爱那些我不认识的人,大家理解吗?如果我们连丈夫都不爱,连妻子都不爱,我们谈何爱别人呢?所以,我们一定有要有这个痛苦和哀伤的心。

不只是末底改这样大大悲哀,犹大人也同样大大悲哀,禁食哭泣,“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王后的宫女们看见了末底改,就把消息告诉以斯帖,以斯帖是什么反应?她是甚忧愁,然后她还送衣服给末底改穿,要他脱下麻衣。那你说以斯帖为什么忧愁呢?她是为神的百姓忧愁吗?我觉得此时以斯帖就挺像当年我们刚信主的时候那样,她为她的叔叔忧愁,她多半觉得末底改这样灰头土脸地痛哭哀号,多么丢脸!所以,赶紧给他拿好的干净的衣服让他穿上。然后,她也可能想让末底改进到王宫,向他了解事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吗?

你看末底改什么反应?他不穿,为什么他不穿。因为他要披麻衣,脸上蒙灰,哀哭,他就不能进朝门,他不能进朝门就不能够见到王后以斯帖。那你觉得若是你,你会不会这样想呢,就是说反正我只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对上帝的倚靠,我也不一定非得披麻蒙灰撕裂衣服表达痛苦,我还是梳头洗脸,进王宫跟以斯帖说说,因为她能够帮着我们所有犹大人转危为安。你会这样想吗?会,但是末底改不是这样想,他坚决不脱麻衣,为什么?因为他坚决倚靠上帝,他知道拯救的源头一定是从上帝而来的,即便他要说服以斯帖为主摆上,他也知道那最后的拯救者不是以斯帖而是上帝。所以,他全然表现出对上帝全身心的倚靠和顺服。结果以斯帖怎么做?就把伺候她的一个太监派过去,吩咐他去见末底改,向他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缘故让他这样痛苦,这样哀伤,这样撕裂衣服披麻蒙灰地在城中行走。这说明以斯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根本不知道。所以,我觉得此时的以斯帖可以说完全活在一种自我满足,自我快乐,完全不知道她的民族有怎样灭顶之灾的麻木中。

像不像我们?我们享受着幸福的家庭,享受着神给我们的各样恩典,享受着家庭的和美。我们的亲人朋友,他们若是没有悔改信主,他们要毁灭的,这样悲惨的事实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似乎我们根本就没有明白,没有想过,没有听过。所以,我愿第一个部分首先唤醒我们,大家愿意被主唤醒吗?我们都曾经像以斯帖,但是以斯帖成长了,让我们也跟她一起成长。

2.以斯帖婉言谢绝末底改的求救(4:7-12)

我们看以斯帖下一步的成长是什么,下一步她知道了,以斯帖明白了,对吗?那接下来你看4章的7到12节,当以斯帖明白了之后,当末底改请求她施以援手的时候,以斯帖却因着自己的软弱,非常合理地婉言谢绝了。

你看7节,首先末底改通过那个太监把自己所遭遇的事,并哈曼为灭绝犹大人应许捐入王库的银数都告诉了她,又将所抄写的传遍书珊城要灭绝犹大人的旨意交给哈他革,就是以斯帖身边的太监,要他给以斯帖看,所以首先就把消息传给以斯帖了,不光是传给她让她看,末底改还让哈他革一定要给以斯帖说明严重性。就好像我们只是一句话说:“如果我们不传福音,我们的家人就不能够得救。”这不够,要反复地解释,直到我们能明白这个到底意味着多大的灾难。所以,要给她解释,并且嘱咐她要进去见王,为本族人在王面前恳切祈求。末底改希望以斯帖能够为主摆上,因为她是王后,她能够见王,最有机会最有可能改变王的心意了,那以斯帖同意了吗?

以斯帖没有同意,为什么不同意?11节说得非常清楚,因为王有一个法律,无论何人,无论男女,如果你没有被王召见,你自己擅敢进到王的面前,必被处死。除非,这是很小的几率,王向你伸出金杖,才能赦免你的死罪,让你可以活。以斯帖说她不能进去见王,大家觉得合理吗?在以斯帖看来王伸出金杖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最近王似乎不怎么待见她,能理解吗?有30天没有召见以斯帖了。此时她若胆敢进到王的面前,那不是找死吗?大家觉得她不想摆上自己做神拯救的器皿合理不合理?

今天,我们有没有什么理由让我们不能摆上自己做神拯救的器皿呢?比如我们在体制内的弟兄姐妹会说:“我可不敢亮明身份,因为我要亮明身份,我就被开除了,不是找死啊?”那你觉得以斯帖的理由是不是更充分?因为她要去回应神的呼召作神拯救的器皿,她面临的是生命的危险。我们今天面临什么危险? 失业的危险;或者说别人觉得我跟他们不一样,该排挤我了;或许感觉到一种关系上的张力,无非是这些挑战而已。所以,大家看到以斯帖的婉言拒绝,如果我们在她的处境中,我们多半也会这样,是吧?但是,你看以斯帖没有允许自己的生命停留在这样的状态,好像我们信主后也都经历过,不敢告诉别人我是基督徒,不敢把别人邀请到教会,生怕得罪了别人,生怕别人对我有误解,我们都有过这个阶段,但是我们若成长就意味着我们跟以斯帖一样,不会一直停留在这个阶段的,你看以斯贴也是,她的生命没有停留在这个阶段。

3.以斯帖献上自己甘作神拯救的器皿 (4:13-17)

13节到17节就让我们看到以斯帖最终做出了决定,她献上了自己甘做神拯救的器皿。为什么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呢?因为神使用末底改严严地责备了以斯帖。这个似乎象今天我们若不起来做工,大家觉得我有责任责备大家吗?我要不敢责备大家,就不是神忠心的仆人,你看末底改被神使用是让以斯帖可以起来为主做工的。末底改怎么责备以斯帖?你看他说:“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末底改完全抓住了以斯帖不敢把自己奉献为主所用的心结,所以末底改给她几个方面责备。一个他抓住了以斯帖的侥幸心理,以斯帖认为她若是不把自己奉献出来不去求王,这个杀身之祸不会临到自己,我可以保护自己的性命。但是末底改说什么? 你别想独善其身,这绝无可能,因为上帝把你放在了王后的位置上,就是要使用你,你却逃避这个责任,你还期待着会有神的祝福,那是绝无可能的。末底改的话里第二个重点是什么?神是大能的拯救者,当然神知道如何拯救,你不为主摆上自己,上帝照样可以拯救他的百姓,但是你却要知道你可要有祸了,因为你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抉择是关乎你的生死的,因为这个抉择考验出你这个人生命的成熟度。第三个呢,就是要让以斯帖知道“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你一定要知道你今天这个位置不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欲的,而是为了被神使用成为拯救的器皿,被神放在这个位置上的。大家觉得末底改责备以斯帖的这三方面强有力的话语,今天是不是也句句刺痛我们的心?

我们也要学习以斯帖,你看以斯帖听进去末底改的话了吗?她有没有勃然大怒?没有。他们谁位份高?当然是王后位份高,你尽管是我的养父,你怎敢这样指责王后,对吗?但是以斯帖非常谦卑,非常顺服,活出了她一贯具有的品德,她听进去了末底改给她的责备,于是以斯帖决定付上生命的代价为主所用。所以她说:“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于是末底改就照以斯帖一切所吩咐的去行了。这个禁食我们放在下一部分讲,总之我们先透过刚才学的4章的内容来总结一下。当以斯帖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她并不是第一反应就是一个英雄人物的形象,反而是末底改非常痛苦哀伤,披麻蒙灰地来求问神,刚才我已经把跟我们今天的关联都讲到了。现在透过以斯帖记第4章里所记录的以斯帖胜过软弱惧怕,献上自己,今天对我们应该有什么激励?

我们来概括一下,第一,今天面对我们的亲人同胞将要灭亡的噩耗,我们有何反应?我们若是没有末底改那样的哀哭悲痛,我们要求主来赦免我们的罪,求主来帮助我们,让我们体会到这个痛苦。另外,我们今天是否因为做神拯救的器皿,也会面临以斯帖那样生命危险的考验,没有,我们的考验都大不过以斯帖,我们却还不愿意把自己献上做神拯救的器皿,我们是不是应该悔改呢?末底改大大地责备以斯帖说她会有祸,今天我们真的相信我们若不做神拯救的器皿,我们真会有祸吗?因为以斯帖相信了,所以她摆上了自己,我们若是不相信,我们就不会摆上自己的,大家明白吗?真会有祸吗?传福音真的就这么重要吗?真的这么重要。

你看保罗被上帝呼召,神使用他成就了那么多伟大的工作,但保罗提到自己工作的时候,他从没有任何自夸之心,他有的是这样的心,“若不这样做我就有祸了”。你看哥林多前书9章16节到17节,保罗这样说:“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做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我们的主耶稣也是这样劝勉我们,“因为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大家明白这个哲理吗?你充其量无非就是说我要付上生命的代价,我有生命的危险,但是主也给了这样的应许,你难道想保命而不去传福音吗,那我告诉你,你必因着你保命而丧失生命,若是你不再保命,你奉献自己为主所用的时候,你就要得着生命了,并且要得的更丰盛!

为什么会这样?传福音为什么会这么重要?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假如今天有这样一个好消息,你会去传吗?带孩子每周来我们教会保证你孩子上常青藤大学,或者说保证你孩子想上哪个大学上哪个大学,你觉得你会把这个消息传给他吗?会吗?会。你不传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说你不真信,哪有这好事,胡说八道对吗?第二就是你自私嫉妒,因为你得了好处不想让别人得到。今天如果说只要我们来到教会,每周来一次发10万块钱,你传吗?你不传,因为我只想自己发财,这是自私;或者我不相信,我也不传,就是这样。

我们传的福音难道不比你的孩子能上常青藤大学更宝贵吗?福音难道不比你每周能得10万块钱更宝贵吗?为什么我们会不传呢?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我根本没有真相信,我自己也根本没有体会到福音的宝贵;第二,我自私,我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家了,我那丈夫整天不爱我,我才不把这个好消息给他传呢,对吧?这表现出什么?自私,那这不是都有祸了吗?大家明白吗?所以,传福音最能考验出我们信仰的真伪了,愿主借着以斯帖的榜样来激励我们,让我们可以胜过自己的软弱,献上自己为主所用,珍惜神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王后的位份。

好,如果说神激励我们了,我们现在愿意为主摆上,那具体为主摆上意味着什么呢?不是很狭隘地传福音,只是告诉别人:“邵姐你知道吗?你得信耶稣,你不信耶稣将来你下地狱。”这还不把人吓跑了?所以,我们做神拯救的器皿就是同心去做神交托给我们教会的使命,这是一个集体的工作,如果我们任何一个人自己乱来,就会破坏神的工作,大家明白吗?比如说我们这次慕道班好不容易有这么多慕道的朋友来了,你慷慨激昂地见着人就说:“你怎么还不信,你将来要下地狱的知道吗?”你说,这是不是把我们教会传福音的工作破坏了?

所以,一定要知道我们教会是怎样同心合意地在做神的工作,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在上周二的同工团契上,我已经结合上周主日讲道给大家解释了教会的使命、异象、策略和规划。各团契组长是不是在团契里都给大家讲了?我再总结一下,你看这个图,这就是我们教会完成神所给我们使命的五个步骤和三个方面的平衡。我们的福音工作或者说我们做神拯救器皿的工作是分五个阶段的,第一个阶段就叫福音预工,是指你把人带到我们的圣诞节福音聚会,带到慕道班,他听到福音之前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在福音预工里的;然后我们在圣诞节聚会在慕道班直接宣讲福音的信息,这就是第二个环节;如果有人悔改信主了,他们受洗之后就进入到初信栽培;初信栽培之后,他们就进入到咱们教会的三层次牧养计划;只要你委身教会,神一定会藉着这样的过程塑造你成为主忠心的门徒,然后随着你生命的成熟,你更多地参与服事就会进入到领袖栽培阶段,领袖栽培就是为我们教会训练领袖,将来随着我们教会的发展能够带领各方面的事工。

这就是我们教会做主拯救器皿的五个步骤,所以不能乱来。如果你要给自己不信主的朋友搞一个大party,让他们感受到你的爱,这个好不好?好,但你要安排在慕道班那天就不好了,就捣乱了,是不是?所以,我们一定要有教会整体观念,我们各人的恩赐也不一样,每一个人都要在自己恩赐能够发挥的那个角色上去做工。如果你特别善于做饭,就像赵姐似的,你在慕道友来的时候给他们做丰盛的饭菜,他们就会感觉到被爱。同时,我们也要特别关注三个方面的平衡,传福音、彼此相爱和用真道建造生命。我们整个传福音的策略不是去跟政府对抗,或者跟不信主的老公对抗,跟不信主的孩子对抗,而是用被主更新的生命影响生命,用植堂的方式拓展神的国度。大家对整个教会的工作有概念了吗?所以,在教会中你要发挥你那个肢体的功用,找到合适的位置。另外,我们所有的人都在社会上做着福音的预工,要把你的职场、你的家庭、你的工作,无论你在教会之外的什么岗位都看为神赐给你的王后的位份,这就是我们的回应,这就叫我愿意为主摆上。

总之我愿意把我的人生奉献给我的主,让他使用我来做神拯救我们中国同胞的宝贵器皿,弟兄姐妹们,你们愿意吗?

接下来我们看5章9节到14节再加上第6章,也是最核心和关键的一部分内容。你发现当以斯帖愿意为主摆上之后,你是不是看到神用以斯帖的地方就是两次宴席,是吗?但是,如果没有神在背后的工作,光靠以斯帖在两个宴席上跟王所说的话,能够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吗?不能。所以,整个4章到7章最核心的部分是夹在中间的那个部分,上帝要让我们看到是神在做工。神才是那真正的拯救者,我们越明白神是真正的拯救者,我们越能够摆上自己。因为这不是我在做工,是上帝在做工,是上帝透过我做工,但绝对是超越我们做工的,因为他不仅仅透过我们在做工,他还调动万有在做工,而他透过我们所做的工所成就的跟他调动万有所成就的相比,那简直是沧海之一粟。

我先把5章9节到14节加上第6章的这部分展开,让我们看见神做的工作,而这些是以斯帖没看到的,我们比以斯帖更有福。以斯帖有圣灵的引领,但是她并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让她那样做,但是我们今天可以知道。你看5章到第7章是一个汉堡包式结构,加在外边的这两层,就是以斯帖的两次宴席;加在第二层的,是5章9节到14节,哈曼图谋吊死末底改;6章10节到14节,是哈曼蒙羞末底改得尊荣;夹在最中间的,使整个局势逆转的最关键的事件,就是王的不眠之夜及哈曼的提议。

1. 哈曼图谋吊死末底改 (5:9-14)

我们看一看以斯帖的第一次宴席,待会儿我们再讲,总之以斯帖的第一次宴席邀请了谁,邀请了王和哈曼,哈曼被邀请之后他心中快乐是吧?所以你看5章9到14节就明白为什么哈曼会图谋吊死末底改?你看以斯帖的作者描写特别生动,也充满讽刺意味。以斯帖记中从未出现过“神”这个字,在祷告中也没有出现,所以,作者刻意要让我们透过事情去看上帝的作为。作者也不给某一个人物评述,比如说末底改是敬虔的,哈曼是追求世界的,从来没有这样的话,他就是要让我们透过他生动的描写自己去体会,得出结论。

你看那日哈曼心中快乐,欢欢喜喜地出来,为什么快乐?被王后宴请了,所有的大臣中只请了他。我们不信神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快乐,但是你会发现这种神之外的快乐是多么短暂,真的就像吹的泡泡一样碰到一点波折立刻就崩了。所以,你看他这样快乐,结果马上就变成满心恼怒了。为什么?因为他看到末底改这个仇人还是连身都不起,既不跪,也不拜,于是他就满心愤怒,欢乐还有吗,没有了,就剩忍气吞声和气愤了。

哈曼忍耐着回到家里,就请他朋友和他妻子细利斯来,然后,他开始炫耀,他就把“他富厚的荣耀、众多的儿女,和王抬举他使他超乎首领臣仆之上都述说给他们听。”这是不是就是世人所追求的?事业成功达到顶峰了,财富也达到顶峰了?我家庭也幸福,儿女还成群。哈曼又说:“王后以斯帖预备宴席,除了我之外,不许别人随王赴席,明日王后又邀请我随王赴席。”还是只请我一个,他炫耀自己吧?你通过他说的是不是就能够知道他追求的是什么?他追求的就是这世界上个人的成功、荣耀,这些是他满足的源泉。因为这些不定的因素是他满足的源泉,你会发现他的满足是转瞬即逝的,也是非常不牢靠的!

结果他的妻子听到他这样抱怨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说你不如立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明天一大早你就去求王,让王把这个不服你不忿儿你的末底改,惹你不高兴的末底改吊死,你说要没他你生活多幸福。这是不是一个人不认识上帝的逻辑?我就因为嫁给我这丈夫,我一辈子太倒霉了,我要是不嫁给他,我这人生好像多么幸福;我就是因为找了这份工作,遇上了这个老板,要是没他……要没了他,你快乐吗?照样不快乐,所以这就是人的可悲之处。总之,哈曼的妻子和他那些损友们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立了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明天一大早就去求王,好让王把末底改吊死。

2. 王的不眠之夜及哈曼的提议 (6:1-9)

如果没有发生在中间那汉堡包结构最核心的事件——王那一晚上睡不着觉,你觉得哈曼求王要把末底改吊死,王会同意吗?当然,灭全族都同意了,吊死他还有什么不同意的?但是,最关键的就在这儿,哈曼第二天一早就要来求王吊死末底改了,结果这一晚上王竟然睡不着觉,你看奇怪不奇怪?6章1到9节。你说王若睡不着觉,通常他应该干点什么让自己能睡着呢?喝点酒,或者找哪个最漂亮最受宠的妃子,“来!过来陪我,给我按摩,给我推油,让我缓解,让我睡觉。”一个人睡不着觉好像不太可能想看历史书是不是?但是王睡不着觉,竟然想看历史书,拿出历史书让人念给他听。

就这么巧!念的这一段历史就是记载末底改有一次听到两个太监要害亚哈随鲁,他就告诉以斯帖,让以斯帖转告给王,王就追查这事,果然有此事,就吊死了那两个太监,王的命就保下来了。这件事情还被写在了历史中,可是王却忽略了,就在这一晚上王重读历史才恍然大悟:还有我的一个救命恩人末底改。于是,他赶快问臣仆:末底改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救了我的命,给他什么赏赐没有?臣仆回答说没有什么赏赐,任何赏赐没有。这时候天就亮了,巧不巧?哈曼此时就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了,等王一起来就赶紧求王吊死末底改。

大家看看神幽默不幽默?这时候王听到院子里有声音,问:谁在那里?哈曼说:是我,是我,就是你那个最宠幸的大臣,跑进来了。然后,王就问哈曼:王所喜悦的人,王想要尊荣他,应当怎样待他呢?作者幽默地把哈曼的心理活动写出来了,哈曼心里窃喜:王所喜悦尊荣的不是我是谁?那赶紧,大大地说,让他得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尊荣,因为这就是要尊荣我呀。所以,他说的是你想不出有比这更大的尊荣了,他说王想要尊荣的,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着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要如此待他。哈曼给王出了一个好主意,是吧?这一段是夹在汉堡包结构最中间的,是以斯帖记最核心的引来整个局势大逆转的部分,看到了吧?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3. 哈曼蒙羞末底改得尊荣(6:10-14)

哈曼就蒙羞了,末底改就得尊荣了,6章10到14节,王一听哈曼的建议,马上对哈曼说,你的建议非常好!你速速将这些衣服和马就照你所说的,一样也不可缺,就给末底改穿上,你还要为末底改牵着高头大马,到处走,如此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要如此待他。你看上帝岂不在全国范围内高升了末底改而让哈曼降卑?

你看哈曼是多么可怜!他的世界荣耀的巅峰就是这样不堪一击,王一个失眠的夜晚哈曼就什么都没有了,然后就什么都失去了。于是,他就忧忧闷闷地蒙着头急忙回家去了。而末底改的价值感建立在上帝里面,所以他不会因着得了王这样的尊荣,就不可一世了,到处跟人说:你知道吗?今天哈曼给我牵马,我还穿了王常穿的朝服,我得的这个尊荣可大了,老百姓都给我鼓掌欢呼。这样的人就是跟上帝没有真实关系的人!这样的人,一点点从人而来的称赞荣耀就会让他飘飘然。你看末底改很显然是跟上帝有非常真实关系的人,圣经描述他仍回到朝门,该干什么干什么,因为这件事并没有对他的人生产生什么影响,因为世界所给的再大的荣誉,完全没有办法跟上帝的同在,跟神所赐给我们的喜乐满足相提并论。所以,当我们越来越深地在主里面经历到这真正的满足和喜乐的时候,你才越来越经历到自由,大家理解吗?原来别人瞪你一眼你都睡不着觉,最后你可以说:好,都背叛我也没问题。为什么?因为神与我们同在,神的同在就会赐下丰满的喜乐和满足,所以大家看到这两种喜乐,一种是世界的快乐,一种是在主里的喜乐是多么地截然不同!

哈曼回到家,忧忧愁愁地把他所遭遇的都告诉他的朋友们,你看作者特幽默,形容他的那些朋友是智慧人,就是这些智慧人和他妻子出主意让哈曼给末底改做一个五丈高的架子。所以,这些智慧人都是马后炮,看到哈曼败局已定,这些智慧人和他的妻子真说了一句智慧话,因为只有这句话是符合圣经的,“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

我记得马丁路德曾经这样说过,别人问马丁路德:什么样的证据最能够证明上帝是存在的?马丁路德回答说就是犹太这个民族。你从创世记神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就看到了,上帝说祝福你的,我必祝福他,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你看到人类历史岂不就是在应验这样的预言吗?有哪一个民族他们与以色列这个民族为仇敌,能有好下场?没有过呀!所有在历史上曾逼迫犹太人残害犹太人的民族都亡国了!这是真的。今天也一样,我们也是因信成为了神国度的子民,所有残害神百姓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因为神与我们同在。所以,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站对了位置,到底我们是不是站在了神的这一边,还是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先害怕了,逼迫还没有到来,我们先投降了,赶紧站在敌人这一边去了。总之,这就是哈曼的遭遇,大家看到了吗?哈曼蒙羞,末底改得尊荣,正当这个时候,“好消息”来了,什么“好消息”?王的太监来催促哈曼,赶紧去赴以斯帖预备的筵席,这是第二个宴席了。

我们学了这一部分,有什么感想呢?先说以斯帖知道发生这些事吗?她不知道,但是以斯帖知道上帝在施行拯救吗?她知道。那今天我们读了这些经文,是不是更帮助我们认识上帝的作为?那大家觉得我们知道不知道神是真正的拯救者有什么重要性呢?我们看这些经文,刚才那一大部分,圣经不仅仅是描述以斯帖做了什么。这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首先会勇敢地去做,因为这是神的工作,哪怕有再大的危险,再大的压力,我因为知道神是全能的,我就能有平安,这是一个不知道神是真正的拯救者所没有办法经历的生命状态。经常会有弟兄姐妹问我,你是不是特别压力大,特焦虑吧?那大家觉得我特焦虑吗?没有。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真正的拯救者是神。

另外,我们知道真正的拯救者是神,还有一个重要性,这让我们可以不夸大自己的贡献。因为我们若不是能够用信心的眼睛看见上帝所做的那伟大和奇妙的工作,我们就会因着我们的罪性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做了什么,非常自以为义地恬不知耻地把人的得救归功在自己的功劳上了。比如说:“谢红得救了,是因为我把她邀请来的呀。”你发现罪是会让人进入到这种盲目地自以为是自以为义的骄傲状态。所以,骄傲的人数点自己的功劳,谦卑的人会数算神的恩典,你看箴言也这样告诫我们的:“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道理就是这样!

若不是神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透过圣经看见神伟大奇妙的作为,我们人人都是这样可厌的,大家理解吗?都是特别愿意数点自己功劳的。如果我们教会充满了数点自己功劳的人,用不了多久,咱们教会和平美好相爱的气氛就会荡然无存,就会变成嫉妒纷争,因为大家都觉得是我做的,是我干的,我做的多,你才没有干什么。所以,求主帮助我们借着刚才所学的让我们的眼睛都注目在上帝的身上,因为他才是真正的拯救者,而他是施恩让我们进入到他伟大的工作,我们理当感恩。真的应该象主所说的,就像仆人一样,做完了一切都说这是我该做的而已,象保罗所说的,我不做我就有祸了而已,而不是说我做了这么多,一定不要有这样的心态。

那么,什么是神做的,什么是神要人做的呢?所有拯救的工作都是神做的,我们一定不要糊涂,没有任何拯救的工作是我们人可以做的,而上帝让我们人做什么?他要我们做的就是顺服,就是信靠他,随时跟随圣灵的引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不仅仅是会使用我们成为拯救的器皿,他还在这个过程中拯救我们,所以我们是最需要被上帝拯救的,一定不要迷失了我们为主做工的重点,不是上帝现在要用我们去拯救别人,而是他要让我们在服事他的过程中操练信心,操练顺服,以使我们的生命可以得蒙他的拯救,这个也是他在以斯帖身上所成就的。

III. 倚靠神敏感于圣灵引领 (4:16, 5:1-8+7章)

那我们就来进入到第三个大的方面,我们效法以斯帖倚靠神敏感于圣灵引领,做神拯救的器皿。

1.先禁食三天三夜全然依靠神 (4:16)

当以斯帖回应了末底改的责备,她愿意奉献上自己的时候,在4章16节,我们就看到了以斯帖对上帝全然仰望和倚靠的心。她说:你召集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祷告,三昼三夜不吃不喝,以斯帖和她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她再违例进去见王,她也没有说理所当然就认为神有责任保护她的性命,对吗?她说这个是她当尽的本分,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就把生命交在神的手上,神若要她死,她也甘愿为主而死,这就是伟大的信心的表现。

告诉大家一下,我准备这篇讲道遇到的很大的挑战,反而是在这第16节。大家知道挑战在哪儿吗?这节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吗?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是不好应用的问题。因为我一直是这样鼓励大家,我们一定要在讲神的道之前,自己首先要应用神的道,对吧?如果你自己没应用的,你一定要记得你是没有资格去告诉别人圣经在说什么,因为你自己还没有应用这个真理。那大家觉得挑战在哪儿啊?禁食三天三夜。因为今天我们有一整天这么大强度的服事,明天也有福音的聚会,我昨天准备的讲道,三天正好是昨天、今天和明天。所以我就纠结了,然后我在主面前俯伏祷告,也跟天天探讨神学问题,禁食的神学,应该怎样应用这段经文,我在祷告的过程中,圣灵也感动我。大家说说我为什么会犹豫呢?就是禁食三天三夜,对,我害怕我体力不够,会影响我的思考力,甚至让我面容憔悴,也影响传福音的效果。结果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恰恰是上帝让我突破的?所以,我就想到了以斯帖。弟兄姐妹们,你一定要定意完全顺服神的话,当你定意完全顺服神的话的时候,上帝才能够带你进入到更深地明白神的话,我就因为这样的挣扎,所以我更明白以斯帖的信心了!

以斯帖有没有这样的担忧呢?王有30天没有见她了,如果说30天不见就显明王现在不怎么喜悦她,那她如果三天不吃不喝,用人的逻辑想,她是不是会面容比三天之前更憔悴?如果三天不吃不喝,是不是也会体力下降了?三天不吃不喝会不会也影响她的思考能力?或许在王面前说错话?如果这样的话,不更增加被王杀死的几率吗?你说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合理的?那以斯帖为什么还要选择禁食祷告三天三夜?因为她知道这是犹大民族从灭亡到脱离灭亡,从悲哀到喜乐这样大逆转的关键时刻,唯有倚靠上帝施恩的怜悯。这完全不取决于她的美貌,不取决于她的口才和她的思考力,若是她全然地倚靠神,神若是愿意的话,必然可以托住她的身体,赐给她口才,保守她,让她能够不受这个禁食的影响。我觉得这就是以斯帖所做的决定,所以我真的是昨天到今天坚持禁食啊,就是全然地倚靠上帝!

因为今天这篇信息,若不是上帝的圣灵亲自在我们每个弟兄姐妹的心里动工,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也绝不会被更新和改变的,我们也绝对不可能真的像以斯帖这样奉献自己做神拯救器皿的,两次圣诞福音布道更加如此,哪一个人从撒旦的国度进入到上帝的国度,不是上帝亲自施恩的结果?又有哪一个人他可以出黑暗进光明出死亡进永生靠的是人的口才和人的能力呢?所以,这些信息就特别地感动和激励我,我在主的面前也向主祷告,也按照圣经的话语来应用这个神的话,就是我为着我们两次的圣诞福音聚会,为着年底的庆典我禁食祷告三天三夜,来表达我对上帝全然仰望和倚靠的心。这个过程确实非常不容易,到昨天晚上我还要打退堂鼓,我甚至说再看看记号,今天若是我讲道的时候神不托住我,那我就赶紧吃饭去,大家看到人的软弱了吗?

并不是说我没有禁食过三天三夜,而是说我没有在这样密集的服事过程中禁食过三天三夜,我也鼓励姊妹们,如果丈夫不信主,你为他禁食。我曾经为董津涛禁食祷告七天,上帝极大地更新和改变了他的生命,所以上帝是垂听祷告的上帝!你愿意为你的亲人,你的家人的得救而付上这样禁食祷告的代价,来全心仰望和倚靠上帝吗?愿主帮助我们都有这样的一颗心。大家觉得我今天体力受到限制了吗?没有,所以神印证了这个是他的感动,我也非常小心,因为撒旦会化装成光明的天使,很多时候他也用给我们的感动来搅扰我们,所以一定要小心分辨这个感动是不是出于神,待会儿我讲你怎么分辨感动是不是出于神。

总之,禁食祷告全然地仰望倚靠神,这就是以斯帖做的第一步,并且她也请所有犹大人都为她禁食祷告三天三夜,她可没有体贴人的软弱是吗?这时候她也没有觉得这是她自己的事。所以,我也请弟兄姐妹们为着我们年底的聚会,为着我们圣诞的福音聚会,向我们的神献上禁食祷告。因为在我们献上禁食祷告的时候,大家知道吗?我就有一个奇妙的经历,上帝特别赐给了我象末底改那样为着我的弟弟、弟妹、侄子、我的公公、婆婆、还有董津涛的侄女,为他们特别地难过这样的心情,确实是感觉如果他们要是没有听到福音,最后就要灭亡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享受这样的美食呢?真的是很奇妙,因为我们按照神的话去做,就会经历到因着我们顺服神,神所赐下的奇妙的恩典。

2.敏感于圣灵引领不鲁莽行事急于求成(5:1-8)

我们接着看以斯帖,犹太人的时间是从晚上开始计算的,她三天的禁食祷告应该是从晚上开始,到了第三天就是白天了,她就去朝见王。5章1到8节就让我们看到倚靠神敏感于圣灵带领意味着你不可以鲁莽行事急于求成。我们看5章的1到8节:

第三日,以斯帖穿上朝服,进王宫的内院,对殿站立。王在殿里坐在宝座上,对着殿门。王见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内,就施恩于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头。王对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以斯帖说,王若以为美,就请王带着哈曼,今日赴我所预备的筵席。王说,叫哈曼速速照以斯帖的话去行。于是王带着哈曼赴以斯帖所预备的筵席。在酒席筵前,王又问以斯帖说,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以斯帖回答说,我有所要,我有所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愿意赐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请王带着哈曼,再赴我所要预备的筵席。明日我必照王所问的说明。

好不容易以斯帖到了王的面前,王施恩与她没有赐她死罪,还赦免了她,不仅赦免了她,还跟她说你要什么求什么我都给你,就是你要国的一半我也必赐给你。你觉得若是你的话,你会迫不及待地赶紧求王撤回他的谕令吗?很容易就想马上向王求的,可是以斯帖没有说。如果她此时就说了呢?会招来杀身之祸,因为最后以斯帖说哈曼是恶人,王允许他下的那个谕令要杀整个犹太人,如果以斯帖在第一次宴席的时候就说出在第二次宴席上她说的话,你觉得国王会相信她吗?不会相信。因为国王还不知道末底改有这样的功劳,不知道有一个犹太人末底改还救了自己的命,哈曼给末底改做的那个五丈高的木架这个罪证还没有做出来,对吗?然后末底改也还没有被尊荣高升,所以说时机就不成熟,那你看你学到了什么呢?

要等候神的带领,一定要特别敏感于圣灵的带领,特别是在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并不是说你拉着人就跟他讲地狱就跟他讲天堂,你要讲什么妥当,讲什么不妥当,一定要特别小心敏感于圣灵的带领,一定不要莽撞鲁莽,去做在神的前边,你做在神的前面,就是破坏神的工作。所以,以斯帖非常有智慧!当王第一次召见她问她要什么的时候,她只是请王来赴席,王高兴吧?然后王在筵席上又问她要什么,她说是有要的,是有求的,但是明天再说,我明天还请你和哈曼来赴我的筵席,有智慧吗? 有,她不匆忙。

3.敏感于圣灵引领在最恰当的时机提出最关键的请求 (7:1-6)

那接下来我们看敏感于圣灵的引领不仅仅意味着你不匆忙不鲁莽行事,也意味着你要在恰当的时机勇敢说出那个最恰当且至关重要的话语。所以,我们敏感于圣灵的带领,第一种好做吧?我们老是说不匆忙,老是还不到时间,别惹恼了我们这个朋友,他还不到时候,但是八年都过去了,还没到时候,这肯定说明谁有问题?我们有问题,因为我们肯定错失了很多很多上帝已经给我们的时机了。那你看以斯帖就在上帝给她的那个最合适的时机说出了她最关键的请求。

王带着哈曼来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在这第二次筵席前王又问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王这话都说三遍了,是不是更加真诚了?你看以斯帖一直什么都不要,她的形象在王心目中更加被提升了。这时候以斯帖说了:“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这求的是多么微不足道,然后“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因我和我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们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 你觉得以斯帖说的话有智慧吗,她经过筹划了吗?她在三天禁食祷告的过程中一定在想她要说什么话。所以倚靠神不是自己不动脑不做工,倚靠神是在对上帝完全的仰望和倚靠中尽到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努力,用上我们全部的思想、意志、情感、知识,用上我们全人,为上帝要使用我们的这个时刻做预备,所以当这个时机来临的时候以斯帖就非常有智慧,她的话句句说到王的心坎里!

前一天如果说这话为什么说不到王的心坎里?因为你看以斯帖在这儿非常谦卑,说的是如果这个谕令是把他们卖为奴婢,他们也断不说什么,但是现在是要把他们全民族杀灭消灭,她说这是对谁的损失?对王的损失。如果她在前一天说这话王觉得对自己有损失吗?不觉得。因为末底改的救命之恩王还没有读到,所以他并不能那么真切地感受到犹大人都死了,这是对他的损失,你说别的跟他不相关的人他能理解什么呢,只有一个以斯帖,王没准一怒之下把她也杀了,因为以斯帖还隐瞒她有犹大人的身份。

所以经过了一个晚上,王的心态完全改变了,他真的觉得犹大人对他是很有帮助的,他再一想波斯帝国有很多犹大高官,各行各业有很多犹大精英在为波斯做着贡献,真要把他们统统杀了,这是太恶了。所以,王问是谁擅敢起这个心意?以斯帖说是哈曼,她怎么称呼哈曼?是仇人、敌人、恶人哈曼。那前一天可以这样称呼哈曼吗?不能, 因为前一天哈曼在王的心中还是占着举足轻重至高无上的位置。但是那一晚上整个局势就改变了,现在是末底改在王的心里占据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而哈曼是给末底改牵马的。正好哈曼因为给末底改牵马,他忧忧愁愁,也痛苦不堪,非常地沮丧,所以以斯帖这话一出口,他就甚恐惧,甚至来不及想应该怎么为自己辩解。如果说他正春风得意的时候,对他的打击就没有这么大,因为他也很聪明,他可能迅速就盘算出一些对策,与以斯帖抗衡。你看上帝就这样把哈曼击倒,让他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他惊慌失措,他手足无措,大家看到神的伟大了吗?看到以斯帖是怎样小心敏感于圣灵的带领了吗?

那么,以斯帖在第一次筵席,王让她求,她为什么不求?结论是因为圣灵给她的感动,为什么第二次以斯帖就这样勇敢地掷地有声地指出了哈曼是恶人,并且向王提出了这样的请求?也是因为圣灵给了她这样的引领。所以,大家看到圣灵的引领是多么重要!

4.被神使用使恶人哈曼被处死 (7:7-10)

接下来你就看到神使用以斯帖了,然后把哈曼处死了。王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勃然大怒,起来离开酒席往御园去了。王为什么要离开?因为他肯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对吧?因为杀犹太人的谕旨已经发出去了,并且哈曼毕竟也还在宫廷里担任要职,到底应该怎么做,王可能也不知道怎么来应对,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结果你又看到神的手的掌管了,就在王离开御园的时候,你说王你离开御园干嘛,你在那儿砸桌子也行,砸酒杯,打这个哈曼都行,但是都达不到后面这个效果。就在王离开这个筵席的时候,哈曼知道唯有求以斯帖才能够保自己的命,所以他就俯伏在以斯帖面前,你从图片的侧面一看,是不是有点象哈曼想调戏以斯帖?其实他是在求以斯帖。结果王从御园回来一看,这个哈曼简直是恶人,你不光要屠杀整个犹太人,还竟敢调戏我的王后,你简直是找死。王的话一出口,旁边伺候的人立刻就蒙了哈曼的脸,他更加无法逃罪了,因为旁边伺候的一个太监还告诉王,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做了五丈高的木架,现在就立在哈曼家里。王一查,果然有,正好坐实了他的罪证。于是,王下令把恶人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整个的事件就来了个大逆转。

大家觉得感恩吗?为什么能够有这样大的逆转?因为以斯帖她倚靠神敏感于圣灵的引领。所以,这也是今天我们献上自己要做主拯救的器皿最关键最重要的一点,大家明白吗?因为如果说我们不敏感于圣灵的带领,我们倒是有着刘胡兰那样的牺牲精神,我们倒是献上自己了,但是很有可能给神的工作造成破坏,给神的百姓抹黑,所以我们只有敏感于圣灵的带领,才能够成为主拯救使用的器皿。

我们把这部分的要点再概括一下。这一部分首先让我们看到了什么的重要性?禁食祷告的重要性。有人或许想:我不一定披麻蒙灰撕裂衣服那样倚靠神,我也不一定需要禁食祷告来倚靠神,昨天这个声音在我脑子里反复出现:“我倚靠神就行了,不应该冒这么大的风险禁食祷告来倚靠神。”我问天天和董津涛,他们也都说是。但今天上午的讲道上帝显明他看重我们的禁食祷告,因为我们肯为着他人的益处,放弃我们最基本的吃饭的需要,这就是他突破我们自私的非常有效的一个途径。所以,让我们操练禁食祷告,敏感于圣灵的引领,不鲁莽行事,不急于求成,让我们记住这一点。另外,也要敏感于圣灵的引领,要在合适的时机说出合宜的话语,神给了时机,赶快传出这个福音,或者邀请人来咱们教会的慕道班和福音聚会,这也是我们需要做的。

弟兄姐妹们,现在的问题是当我说倚靠神敏感于圣灵引领是至关重要的时候,你感觉圣灵真的那样真实活泼地在你的生命中引领你吗?是的举一下手,好。我们还有绝大多数弟兄姐妹没有举手,那我也盼望今天的讲道可以被神使用,成为激励你们去建立跟上帝真实活泼关系的一个新起点,因为我们都需要操练敏感于圣灵的引领,因为圣灵真的住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受洗的时候,洗礼的第一个意义就是我们罪得赦免,领受圣灵的内住,所以圣灵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中,我们做神的工作跟随的就是圣灵的引领。你看保罗在宣教的旅程中,他本来计划是去亚细亚讲道的,使徒行传16章6节怎么说?“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他们就经过弗吕家,加拉太一带地方。”所以圣灵真实地带领着保罗,带领着他整个宣教的旅程,带领着他去开展神呼召他要让他完成的各样工作,过去如此,今天同样如此。让我们一定记住这一点。对于还没有经历过上帝的圣灵是那样真实地帮助我们带领我们的弟兄姐妹,一定从今天记住这个真理,就是敏感于圣灵的引领是我们做神拯救器皿的关键,大家记住了吗?

我们如何追求圣灵的引领而又不进入撒旦的网罗呢?你怎么知道你心里的感动你心里的想法是圣灵的引领呢?这就有一个前提,我们只要抓住这些关键点,你就大胆地追随你心里的感动。第一就是你真的是只为荣耀主而活,你真的是单单讨主喜悦,并且你是紧紧地抓住当周主日讲道的信息,你抓住这些点就不会进入撒旦的网罗,你不抓住这些点就一定会进入撒旦的网罗。因为圣灵极大地充满我们教会,而撒旦搅扰破坏的工作在我们教会也非常活跃,我不止一两次听到了弟兄或者姐妹跟我分享圣灵给他(她)的感动,我一听就知道那是撒旦的搅扰,不是圣灵的感动! 我们若不是把我们的生命定睛在为荣耀主而活,我们若是留有余地,这个余地足以让撒旦进入到我们生命来搅扰我们,大家明白吗?那我们每周的主日讲道就是上帝给我们教会的引领,你若是有一个感动跟这个讲道的应用是偏离的,你就立刻可以说这是撒旦的搅扰,能理解吗?因为撒旦搅扰我们并不需要用违背真理的原则来搅扰我们,他只要拦阻神透过讲台对我们教会的引领,只要你不落实在生命中,这个撒旦就高兴了,大家明白吗?撒旦经常会化装成光明的天使来搅扰我们。所以一定要省察自己,一定要为主而活,单单为荣耀神而活;第二,这个感动一定是跟我主日讲道的应用方向不偏离的,这个才是圣灵的感动。

我上个星期看了陶恕的一本书,讲的就是如何经历圣灵充满,如何才能被圣灵充满。弟兄姐妹们,你们都羡慕被圣灵充满的人生吗?这样的人生是一个怎样的人生呢?是充满着喜乐平安,充满着从神而来的智慧能力,人生也是充满着方向感使命感的,是这样的人生,我们都想拥有,对不对?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你怎能拥有呢?陶恕说的特别好,我就把一段英文放在这儿,我大致把它的意思翻译给大家听,陶恕说:“圣灵绝对绝对不会充满一个不想为荣耀主耶稣基督而活的生命。”所以你若不想为荣耀主耶稣基督而活,你若还没有踏上这样的一条道路,你千万不要被撒旦搅扰,他很有可能已经在你的生命中有假冒光明天使的行为,却让你以为就是圣灵的行为,所以不会的,圣灵绝不会充满这样的生命。

但是陶恕也说,你若是定意为荣耀基督而活,那上帝就太高兴了!圣灵是谁?圣灵是神,所以圣灵就会迫不及待地,就好像你不要他,他都非要给你充满,然后非要把他的恩典赐给你,圣灵就会这样。若是你真的把你的生命奉献给主,你单单为荣耀主耶稣而活,圣灵就会这样迫不及待地要充满你,要浇灌你,要用他的恩膏膏抹你,要辅助你,要提拔你,要高举你,为了让你能够更大更好地为他做工!这是上帝永不改变的一个做事的方式。所以,关键点在哪里,弟兄姐妹们?关键点就在于我们要为荣耀主而活。那陶恕也说了,荣耀主这太广泛了,什么叫我是为荣耀基督而活呢?我觉得陶恕也说的特别好:你荣耀基督就是做所有他让你做的事情;你就信靠他,就仿佛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还觉得你一无所缺;就把他当成你所拥有的一切那样地去信靠他,去信任他;去把他作为你的牧者来跟随,并且对他完全地百分之百地顺服,这个就叫荣耀基督。如果你愿意过这样的人生,圣灵就迫不及待地要跑来充满你了,而我们被圣灵充满之后,我们就必然能够有效地成为被主使用来拯救我们中国同胞的伟大而荣耀的器皿了。

这就是今天以斯帖记4到7章的内容,我们再总结一下。我们效法以斯帖作神拯救的器皿,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效法以斯帖胜过软弱惧怕献上自己;也意味着我们要效法以斯帖,不是夸大自己的贡献,而是要看见神才是那真正的拯救者;我们也要效法以斯帖倚靠神敏感于圣灵引领,不冒进不鲁莽,但是却要在神所赐下的那个最恰当的时间去说最恰当的话,做最恰当的事。愿主使用今天我们学的以斯帖记4到7章的内容大大地激励我们,因为主已经将“去,使万民作主门徒”的伟大使命交托给了我们。

我们每一个弟兄姐妹,我们教会的所有成员,都理当为大使命摆上自己,来做主拯救的器皿。那杨牧谷牧师说:“要做与使命有关的事工,你就要常把使命存放心里,无时无刻。”所以,我愿上帝借着今天这篇讲道激发起大家的使命感,让我们可以将神所交托给我们的使命常存在心里,无时无刻。我也愿主借着今天这篇讲道可以真正造就我们教会的每一个弟兄姐妹!那我也借用杨牧谷牧师的一句话来解释何为造就。杨牧谷说:“造就人一语,以我的了解不是叫听的人心灵兴奋,心情过瘾,乃是叫听的人实实际际地为主摆上,做一个不断结果子的基督徒。”

所以,愿我们教会每一个弟兄姐妹都被神的道真正地造就,那造就的意思不是意味着我们坐在下面听着,感觉很感动,很过瘾,而是听了这篇讲道之后,我们可以实在地摆上自己,献上自己,在这弯曲悖谬充满挑战的世界中,我们可以做主拯救的器皿。最后,就让我们集体诵读末底改当年劝勉以斯帖的4章14节这段关键的经文,作为我们今天讲道的结束,也让我们听过这篇讲道之后,都起来,同心地来做主拯救的器皿。“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