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治神迹中接受门徒训练——《马太福音》8:1-22

宋燕红 牧师

20191222 在医治神迹中接受门徒训练—马太福音8:1-22(上)
20191222 在医治神迹中接受门徒训练—马太福音8:1-22(中)
20191222 在医治神迹中接受门徒训练—马太福音8:1-22(下)

前言

弟兄姐妹们,主日平安!我们刚才唱了两首赞美诗,大家是不是感到被赞美诗带到了在地如同在天那样一种属灵的佳境?一首好的赞美诗就是这样能提升人的生命,对吧?你看这两首赞美诗都是伟大圣徒写的,谁写的?《普世欢腾》是亨德尔作词,以撒作曲;《新生王歌》是门德尔松作曲,谁作词?查尔斯﹒卫斯理作词,这两首赞美诗都是音乐和歌词浑然一体,都把我们完全带入到了对上帝的敬拜。当我们唱这样的赞美诗的时候,这个赞美就把我们带向了脱离自我为中心,而让我们明白救恩明白救主,眺望神在永世为我们预备的天堂福乐中敬拜的生命状态。我们进入到真正的敬拜,我们的生命就会被神提升,我们的生命就会经历圣灵的充满,所以我们要感谢历世历代伟大的圣徒给我们留下的这些宝贵的属灵财产。

进入圣诞季后,正好我们开始学习马太福音,大家说这是不是也很奇妙?因为借着马太福音,我们可以透过神的道来与我们伟大的救主相遇。因着进入到了圣诞季的缘故,求主更加祝福我们马太福音的学习,格外祝福今天这篇讲道。

那我们在进入今天的内容之前,再把马太福音复习一下。马太福音28章的内容是由五轮的循环构成的,五轮什么样的循环?叙事讲道、叙事讲道、叙事讲道……开始在叙事,结束在叙事,对吗?所以主耶稣透过他的所行,透过他的所言,向我们充分显明了他是谁?他就是神国度的君王。因为救主降生,所以普世都当欢腾。这位救主他不光要救我们脱离罪恶,他更是神国度的君王,所以当我们学习马太福音的时候,我们应该随时回应刚才我们所唱的这首赞美诗《普世欢腾》,我们的生命应该欢腾起来,我们应该随时预备地方来迎接我们这位伟大的救主,他就住在我们的生命中,他要带我们脱离各样的罪,他让我们今天在教会这神国度雏形的彰显里边体会他是我们的王。

如果我们容让我们的主来居首位掌王权,我们也在个人生命的层面上体会出主耶稣是神国度的君王,神就会借着他的道让我们的心充满对耶稣基督再来的盼望。因为当他再来的时候,荣耀的、没有瑕疵的、没有眼泪、没有忧伤、没有痛苦的耶稣基督亲自掌权的国度,就要完全彰显在这个世界里,而我们每一个蒙神格外厚恩鸿福被神拣选的儿女都将是与基督一同作王的神国度的子民,这是多大的福分!所以,盼望圣灵来帮助我们,让我们在这个圣诞季,在我们奉献自己的生命来服事主的过程中,求主施恩让我们越来越深地能够体会到他所带给我们的恩典。

好,我们说整个马太福音是分了七个部分,透过五次讲道我们已经把前两个部分完成了,对吗?第一个部分就是王的位格,是1到4章,我们透过马太所记录的主耶稣基督早期的生平和事工,我们非常清楚地明白了什么?天国近了,我们应当悔改。我们要离开这整个被撒但掌权的世界的价值体系,我们虽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们不可以再依据世界的价值观而生活,我们要把生命完全转向上帝,要把自己的生命全然地没有任何保留地奉献给上帝,我们要成为神国度的子民,对吗?第二个部分是王的纲领,登山宝训,我们用了三个星期完成了登山宝训的学习,我们既然要悔改,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既然要进入到天国,我们要在黑暗弯曲悖谬的世界做天国的子民,主必然就会教导我们如何做能够活出天国子民生命的完全。感谢主祝福我们三次登山宝训的讲道,也借着主的登山宝训极大地光照我们每位弟兄姐妹的生命,极大地激励我们每位弟兄姐妹的生命,极大地归正我们,让我们真的可以在内心深处非常盼望同心合一在这弯曲悖谬的时代活出天国子民生命的完全,对吗?

在登山宝训中,我们看主耶稣以教训门徒作为引言,对吧?而当主耶稣基督结束了登山宝训的讲道,把他全部的登山宝训都赐给了他的门徒的时候(当时还有很多众人都在听,对不对?),众人听了耶稣的讲道之后,他们有什么回应?上个星期我们学的7章的28到29节:“耶稣讲完了这些话,众人都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这就使我们看到马太福音在文学层面上也是具有极高水准的,因为当马太用这样两节经文作为登山宝训的结束的时候,他也承前启后的为下一个部分作出了引言。因为下一个部分,第三个大部分,8章到10章,就要讲什么了?马太就要透过主耶稣基督所显明的权柄,让我们无可置疑地相信他就是神国度的君王,对吗?

你看马太因为马上要进入到对王的权柄的论述,所以他在登山宝训结束的时候就特别强调众人虽然不是门徒,他们虽然不会回应耶稣基督的教导,但是众人也透过耶稣的教导体会到了耶稣基督的权柄。从哪儿体会出了耶稣基督的权柄?耶稣怎么说?你看八福之后主耶稣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11-12a)因谁的缘故?因“我”的缘故,对吗?他说:“你听见律法说,你听见有人说,但是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读圣经读到这些话,你就没有办法否认耶稣基督的神性,没有任何伟大的人胆敢这样说话,对吗?然后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5:17)耶稣还说什么?“到了那一天”,哪一天?就是神国度降临的时候,“必有很多人到我这里来称呼我主啊,主啊,我却说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到外面的黑暗里哀哭切齿去吧!”所以整个的登山宝训,所有听见的人都无可辩驳地看见了耶稣基督的权柄,透过他的宣讲,透过他的讲道,完全显明出来了,对吗?而马太认为这还不够,因为耶稣基督还要透过他显明的神迹来显出他的权柄,让所有看见的人都没有办法再否认耶稣基督就是神国度的君王,于是要起来奉献自己,来跟随他。这就是整个第三个大的部分——王的权柄和前一部分登山宝训的关系,大家明白吗?

当我们进入到马太福音8到10章的时候,我们把这一部分放在马太福音整个的结构里,你就能明白马太记录下来主耶稣行神迹,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们去寻求神迹,他让我们干什么?他让我们知道耶稣是神国度的君王,他最终还是要让我们完全降服于耶稣基督的主权,对吗?而马太在给我们展现马太福音8到10章的时候,他特别清楚地透过整体的结构把这个主旨表达出来了,也就是主耶稣是用他的神迹来训练他的门徒的,训练我们做门徒,这就是神迹的目的,所以我用《主耶稣用神迹训练门徒》来作为整个马太福音8到10章的主题。

你会发现整个8到10章是一个叙事和讲道完整的循环,这是马太福音五个循环中的一个,那它里边又有循环,你看马太是特别喜欢用循环的,怎么个循环?是三个神迹加门徒训练,三个神迹加门徒训练,你看到最后本来应该也是三个神迹加门徒训练,对不对?最后却是三加一,加了一个神迹,然后再是门徒训练。前面第一组三个神迹之后是一小段耶稣对门徒的教导;第二组三个神迹之后又有更长一段耶稣对门徒的教导;而到了第三组的时候,三个神迹就不够了,看到吗?这好像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最后是三个神迹再加一个神迹,然后是一大段主耶稣对门徒的教导,但是这一大段对门徒的教导还不够,接着进入到第10章,就是主耶稣一个完整的讲道,在这个完整的讲道里,主耶稣就聚焦在门徒当如何向主忠心倚靠主的权能来完成传福音的使命。

而在主耶稣一组一组神迹中间的门徒训练中,主耶稣都有教导的题目。比如说第一组三个神迹之后的门徒训练,要训练门徒什么呢?要训练我们拒绝贪图舒适安逸,拒绝错误的优先次序;第二组神迹之后主耶稣教导我们要胜过金钱的诱惑,要面对和胜过文化冲突所带来的挑战;第三组神迹之后,主耶稣教导我们传福音的迫切性,因为传福音是如此迫切,所以主耶稣接着又用了一章来讲道,就是讲我们做为他的门徒为什么要去传福音;我们去传福音的时候,他如何赐给我们权柄;我们去传福音的时候,我们会如何面对必然要面对的这个世界的逼迫与拦阻,大家明白吗?这就是整个马太福音8到10章的内容。所以,当我们把神迹放在这三章整个脉络中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学习这些神迹的方向。

我们把整个神迹大概纵览一下。这三组神迹,第一组是我们今天首先要进入学习的,是什么呢?第一个神迹就是耶稣医治了一个麻风病人,对吧?然后医治了一个百夫长,然后医治了彼得的岳母,之后门徒训练。接下来就是第二组的三个神迹,首先是耶稣平静风浪,对吧?然后耶稣赶出一个被群鬼所附的人,然后耶稣医治了一个瘫子,最重要的不是医治了他,而是赦了他的罪,接着是门徒训练。第三组神迹呢?先是耶稣医治了一个患血漏的女人,接着耶稣又使管会堂的女儿从死里复活,接着耶稣医治了两个瞎眼的人,还有第四个神迹,耶稣医治了一个哑巴,之后就是门徒训练,耶稣教导门徒,但是耶稣觉得教导还不够,因为传福音是如此迫切,所以他又用了第10章来展开他的教导,就是刚才我说的我们在传福音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

医治麻风病人(8:1-4)

今天,我们就聚焦在第一组神迹和之后的门徒训练,马太福音8章的1到12节。求主帮助我们,让我们进入到这一组神迹和之后的门徒训练,使我们在医治的神迹中接受主给我们的训练。我们先进入到第一个神迹,第一个神迹就是主耶稣医治了一个麻风病人,我们一块儿先把这个神迹读一下好吗?来,8章1到4节,预备开始:“耶稣下了山,有许多人跟着他。有一个长大麻风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麻风立刻就洁净了。耶稣对他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只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证据。’”好,当我们读了第一个神迹之后,如果我们没有对旧约学习的基础,你能够感受到这个神迹是多么的意义重大吗?所以,我们若想读懂新约,基础完全在旧约,大家理解吗?为什么马太记录耶稣基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医治麻风病人?那我们就得回到旧约里来看一看上帝是怎么看待麻风病的,对吗?

1、在旧约圣经中认识大麻风

在第一个部分,我们先来在旧约的圣经中认识大麻风。大家还记得我有一次讲道讲了利未记中的11到15章,当时我们读来觉得非常繁琐读不进去的各种洁净的条例。还记得我们那一次讲道的题目吗?我是用《在洁净条例中回应基督救恩》来概括这五章内容的。大家看在整个洁净的条例中上帝把两章的比重放在了大麻风上,就是第13-14章,对吗?主用这两章的圣经帮助神的百姓分辨大麻风,还告诉他们在大麻风中得洁净的各种条例。

为什么说我们能够在整个洁净的条例里边体会并且回应耶稣基督的救恩呢?上帝借着利未记的11到15章,在洁净的条例中他教导神的百姓哪三样最重要的真理呢?第一个就是我们身为神的百姓,有责任去分辨什么是洁净的,什么是不洁净的。今天这原则还同样适用吗?当然!第二个是我们有责任保持自己的生命处在洁净的状态,我们要远离并且拒绝一切的污染源,这个原则今天还适用吗?“适用。”第三个是如果我们一旦不小心碰到了不洁净的东西怎么办?上帝给了我们洁净的恩典,所以我们就要领受洁净的恩典,使我们的生命重新恢复洁净。

在所有的不洁中,最难恢复的是什么?就是大麻风。当我们读了整个旧约之后,你会发现大麻风就象征罪。因为我们在读利未记13章的时候,你会发现它里边描述了很多对利未人如何分辨大麻风的指导,还有如何处理患了大麻风的病人的指导,所以把利未记13章归纳一下,我们明白大麻风象征罪,利未记13章对祭司的指导就会帮助我们认识罪的特点,它有什么特点呢?A.D.Carson说:“它深入皮肤(利13:3);它扩散(利13:8);它带来污染与隔离(利13:45-46);它只配被焚烧(利13:52,57)。”所以,你千万不要小看罪,以为罪是不疼不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它会越来越深入到你生命的深处,这是利未记让我们看到的。然后,大麻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扩散性非常强,罪也是这样,它是非常容易扩散的。所以我们身为神的百姓,你必须要承担责任胜过罪,大家明白吗?因为你的罪是扩散性非常强的,所以大麻风病人得怎样?得被隔离,是不是?因为他会带来污染,所以必须要把大麻风病人隔离出去,而罪只配被焚烧。如果发现一个人最终得了大麻风,如果他的衣服沾了大麻风病毒,就要把它烧了;如果一个房子不幸染上了大麻风病菌,那整个房子都要拆了,每一块石头都要给敲下来,放在火里烧了。

圣经中让我们看见有谁得过大麻风吗?有吗?“有。”从旧约对这些得了大麻风的历史人物的描述中,我们是否也体会出了罪的特点?你看圣经里记录了一个王,他得了大麻风,他叫什么?大家还记得吧?“乃缦。”那个是外邦人的将军,这里说的是一个以色列的王,因为神的道是赐给以色列百姓的。乌西雅,对吗?乌西雅王本来是非常敬虔的,本来是非常爱神的,神也因为他的敬虔因为他对神的爱大大地施恩给他,所以在他做王期间犹大是国富民强。但是,因为他得了神的祝福,结果他就心高气傲,对吗?以至于他想干什么?因为圣殿里边只有祭司能够进圣所在圣所中烧香,而乌西雅认为:“我作为一国之君,我这么蒙神祝福的王,这么神圣的地方,我凭什么不能进去?”大家明白吗?所以乌西雅王僭越祭司的权柄,他进到了圣殿想要给上帝烧香,他动机上并不是想干坏事去的,他想去敬拜神,当时八十个祭司拦阻他都拦不住。马上怎样?他的额头上立刻就长出了大麻风。他本来想要荣耀自己,对吧?结果怎样?他立刻当众蒙羞;他想在神的子民中发挥更大影响力吗?结果上帝把他隔离出去,他被禁止,一直到死为止他都不可以再回到神的百姓中间来了。他就住在自己的王宫里面,羞惭而悲惨地死去了。你在大麻风中看见了罪吗?所以神真的是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你想服事神的百姓,唯一的道路就是像我们的主一样,你降卑自己隐藏自己去默默地服事大家,神就会高举你。你想表现自己吗?神会让你立刻蒙羞,然后怎样?长出大麻风。

神的百姓中还有谁长大麻风了?“米利暗。”对,米利暗长了大麻风。米利暗为什么会长大麻风?她和亚伦是摩西的姐姐和哥哥,那你想想上帝却呼召了摩西作为整个以色列百姓的领袖,米利暗和亚伦要顺服摩西的领导吗?“要。”他们年龄相差很多,当年摩西被他的妈妈放在涂了油漆的草篮子里放到河里边,就是她的姐姐米利暗看见法老的女儿捡起了摩西,上前去说:“你要不要一个奶妈?”记得吗?你看她多聪明多机智,把自己的妈吗引见给法老的女儿,她妈妈就进了王宫,这样,她妈妈既可以乳养自己的弟弟摩西,还有人给她开工资,你看上帝真是掌管万有!那你可以想见米利暗内心中得多么不平衡,如果她不能够完全胜过自己老我的罪性,她得多么多么地感觉她在摩西的生命中对摩西有恩呢,对不对?可是现在摩西成了被神所膏立的神的仆人,她和亚伦还都得听摩西的,你觉得这是不是很难呢?因为从属人层面的关系来说,摩西是弟弟嘛,他应该顺服哥哥姐姐,对吗?可是在属灵的原则上,神却要让米利暗和亚伦顺服摩西,可见那个罪的苗头在他们心中肯定是藏得很深的,是一直有的,对不对?那么就有一件事情把他们的骄傲引发出来了。

什么事件大家还记得吗?摩西娶了一个古实的女子做妻子,所以他们两个人看到就说:“摩西你作为神的仆人,我们民族的领袖,你怎么能够娶外邦人做妻子呢?”他们就起来反对摩西,其实这就是嫉妒的表现,对吗?结果呢,上帝怎么做?这个事情肯定是米利暗领头的,所以“云彩从会幕上挪开了,不料,米利暗长了大麻风,有雪那样白。”(民12:10)但是你会发现米利暗和亚伦是非常敏感于神对他们的管教的,大家明白吗?米利暗刚一出现这个迹象,他们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是神的管教,他们马上就悔改了。所以你就发现当任何一个神的百姓悖逆神的时候,他立刻直接的表现就是悖逆神的仆人,对吗?而他的悔改也立刻表现在他与神的仆人进入到了正确的关系,又开始顺服了,是吧?你看亚伦就来哀求摩西,是吗?“于是摩西哀求耶和华说:‘神啊,求你医治她!’”神有没有医治米利暗?医治了。

但是透过神给摩西的回复,我们就看见这个大麻风会带来哪些方面的破坏,对吗?会带来什么破坏?首先是蒙羞吧?“耶和华对摩西说:她父亲若吐唾沫在她脸上,她岂不蒙羞七天吗?”神要把她关七天的,就是让米利暗出到营外被关锁七天。神的话意思就是说如果你的父亲往你脸上吐唾沫,这在以色列人看来是极大的羞辱,而此时米利暗蒙了比父亲往她脸上吐唾沫还更大的羞辱。所以大麻风带来了羞辱,对吧?然后它也带来了隔离,对不对?“现在要把她在营外关锁七天,然后才可以领她进来。”“于是米利暗关锁在营外七天。百姓没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领进来。”(民12:14b-16)米利暗被关锁在营外七天强调了两次,所以因罪产生的大麻风带来了隔离。然后它还带来了什么?百姓这七天本来应该干什么?本来应该行路的,应该跟随主走主要带领他们走的道路的,但是因为米利暗长了大麻风,百姓就没有办法再行路了,所以百姓没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从营外领进来,百姓才重新开始行路。

你看大麻风带来了什么破坏啊?总结一下:大麻风带来羞辱;大麻风带来隔离;大麻风严重影响神工作的进展,对不对?所以,大家明白马太为什么会把大麻风病人得医治作为主耶稣施行的第一个神迹了吧?另外还有一点,旧约让我们看到让我们感到大麻风好治吗?“不好治。”我们在旧约中一直看到如果谁的大麻风被医治了,这绝对是神亲自赐下的作为。

以至于亚兰的大将军乃缦,当时亚兰正在蹂躏以色列,乃缦这个大将军得了大麻风,于是他就带着亚兰王的亲笔书信,带着重金千里迢迢来到了以色列,到当时的以色列王约兰那里,到他那儿说看看能不能给他治这个大麻风?你看,当以色列王看见了亚兰王的书信之后,他什么反应?他看了信之后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神?”看到了吗?“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风。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王下5:7) 你看大家都有一个共识,以色列王也是这样认为的:你让一个大麻风病人得医治就像是让一个死人复活一样,这怎么是人能够做的?我又不是神,怎么能让我做这个事呢?所以没有人能治大麻风,除非神愿意。

所以在整个旧约历史中,我们看到只有两例大麻风得医治的,哪两例呀?一例就是米利暗,这是神亲自对她认罪之后的赦免。然后一例就是乃缦的大麻风得了医治,因为他身为一个当时掳掠以色列民在地位上比以色列民高得多得多的亚兰军队的大将军,他真的能够看见上帝,他愿意降服在上帝的面前,他听上帝的先知以利沙的话,竟然在浑浊的约旦河里边受洗,所以他的大麻风得医治了。这都是谁的作为?都是神的作为。所以没有人能治大麻风,旧约律法明确规定,你得了大麻风之后,你不是要被隔离吗?你被隔离还不够,“身上有长大麻风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让别人从他们的外表上就能看出他们是麻风病人。这还不够,上帝还让他们随走随“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他就要这样孤苦无助无望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这个就是大麻风。所以,当我们明白了大麻风到底是一种什么病的时候,我们看到主耶稣施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医治麻风病人,立刻就体会到了主耶稣他所显明的恩慈怜悯和大能。

2、主怜悯恩慈的医治中显明的权柄

从刚才我们所读的经文里边,你怎么体会到了主耶稣的恩慈与怜悯?这个麻风病人他应该随时喊着“不洁了,不洁了……”,听见的人就要怎样?远离他。不要说这位万王之王,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真神第二位格的上帝耶稣基督他成为了肉身,他是谁?他是神啊,大家明白吗?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肯靠近这样一个大麻风病患者的,但是当耶稣见到了这个大麻风病人的时候,他却怎样?他却靠近他,医治他。我们怎么能看到耶稣的怜悯?耶稣可以不摸他吗?“可以。”耶稣甚至不需要靠近他,耶稣远远地看见有一个大麻风病患者,他只要愿意,起一个医治的意念,他就可以医治大麻风病人了。但是耶稣没有!他靠近大麻风病患者,他伸手摸他,让他得医治。你体会到我们的主是何等地对罪人充满了恩慈与怜悯吗?!

而且他跟这个麻风病人对话,说,“我肯,你洁净了吧!”这个麻风病人的大麻风立刻就洁净了。耶稣说:“你切不可告诉人,”因为耶稣从来不想把人的目光引到神迹本身,他并不想让百姓听见了就把全国各地得大麻风病的人患各种疾病的人带到他这里来,他们就跟随耶稣,只是为了病得医治,为了填饱肚子,为了得各种各样自己追求的好处。因为他们看见耶稣能给他们带来各样的好处,于是他们就要拥戴耶稣基督马上做王,推翻罗马政府。耶稣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他第一次降世为人不是来做荣耀的君王的,他是要为百姓钉死在十字架而降生的,这是他第一次降生。大家体会到主耶稣基督的恩慈和怜悯了吗?他还跟这位麻风病人说话,估计这位麻风病人自从他得了大麻风之后,他就没有机会跟任何人说话了,他也没有机会跟任何人接触了,对吗?竟然他所接触的第一个人,第一个跟他说话的人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竟然不嫌弃他!

3、麻风病人的信心

所以亲爱的弟兄姐妹们,当我们知道大麻风就是预表罪的时候,每一个罪人应该多么被主耶稣基督的恩慈怜悯和他的大能所感动!今天耶稣基督能治我们的罪吗?“能!”能医治我们吗?“能!”能洁净我们吗?“能!”他嫌弃我们吗?“不嫌弃。”但是我们不要轻易地说主不嫌弃我们,因为他嫌弃很多人,他对很多人宣告审判,包括那些拒绝他的不信的以色列人,对吗?可是为什么他如此将他的恩赐怜悯临到了这个大麻风病人呢?因为这个大麻风病人是对耶稣基督充满信心的。当我们把刚才我们在旧约中对大麻风病的了解,放在我们讲的马太福音第一个神迹的时候,你就能够走入这个大麻风病人的内心。我们现在努力走入他的内心,好吗?你想象一下,假如你就是那个患了大麻风病的罪人,你处在一种什么样的光景中啊?你肯定是绝望的,对吗?你也肯定是孤独的。你觉得有救吗?“没有。”因为你没有见过任何你身边的大麻风病人得拯救,对吗?估计多半儿你就认为你也只能等着死亡最后在你根本预料不到的时刻恐怖地降临,所以你肯定整天也是生活在恐惧中、不安中、失望中、孤独中,各种真的像地狱的火一样的焚烧中煎熬中,对你的内心感受而言,对不对?

如果你是大麻风患者的话,你还会想着让自己的生命得拯救吗?“希望。”但是没有案例,你从来没有看见谁得拯救的,而你本来就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你不能接触任何人。可是这个时候耶稣过来了,登山宝训刚结束,他下了山,这里形容说有很多人跟着他呀!而大麻风患者他应该是很自卑的,对吗?如果他没有认出耶稣基督是救主,他一定远远地躲开人群的,所以他走进这个人群,他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大家不觉得吗?而且他不能破坏律法,因为他若破坏律法,主耶稣也必然不拯救他,他是充满信心的人。那大家想象一下这个大麻风病人,他远远地看见耶稣,他就认出了他是神的儿子,他是神国度的君王,这就是伟大的信心。于是他就不顾一切地冲进人群,他一定还是一边往人群中走,一边喊什么?“不洁了,不洁了……” 估计人群就“哗”地一下子像躲瘟疫一样完全躲开了这个大麻风病患者,同时也给他敞开了道路,所以他来到主耶稣面前,他说了一句伟大的话,他说什么?“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他说“主若肯”的这个“肯”Θέλῃς ,就和我们主祷文中“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Θέλημά是一个字根,大家理解吗?就是一切都取决于耶稣基督的旨意,只要耶稣基督他愿意,我立刻就能洁净!我洁净与不洁净,不取决于任何一点点主耶稣基督之外的原因,完全取决于主耶稣基督的大能,这是多么伟大的信心!弟兄姐妹们,今天你有像这个大麻风病患者这样的信心吗?

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在这儿稍停一下,我们来跟他学习,好不好?也结合着我们已经学的旧约关于大麻风的描述,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对罪的认识。你觉得这个大麻风病的患者,他认识到了麻风病的可怕吗?“认识到了。”他如果没有认识到麻风病的可怕,他就不会这样迫切地到耶稣基督面前来求医治,对吧?所以,今天我们认识到罪的可怕了吗?什么是罪?偏离神的心意就是罪。你真的认为你若没有按神的心意生活,不管在任何时刻,你就是染了大麻风吗?你真的认识到大麻风会渗入你生命的里层,不会停在你生命的表面吗?你真的认识到大麻风不仅会在你的生命中扩散,它还有极强的传染性,会传染给别人吗?你真的这样慎重地看待你在任何一个时刻是否听了神的话吗?大麻风还带来什么?大麻风会带给你自己生命的羞耻,会让你蒙羞,你任何时候不听神的话,都会蒙羞。大麻风还会带来隔离,如果我们中间的弟兄姐妹不常常小心谨慎地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进窄门走窄路,我们就在容让什么呢?容让罪,我们就是天天长大麻风,而大麻风会带来什么?隔绝、隔绝、隔绝,我们就没有在主里边合一亲密的关系,团结合一这些都不能谈,因为大麻风已经把我们隔绝开了,对不对?大麻风还带来什么?带来对神工作的破坏,使我们为主作工的脚步被大麻风所制约,我们要停下来。弟兄姐妹们,你认识到罪有这么多的破坏力吗?

如果你像那个大麻风病人一样认识到了罪有这样大的破坏力,如果你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真的是有太多层面没有降服在主耶稣基督的主权下,而是按照自己以为对的方式去生活,上个星期我们也讲了,对吗?原罪是什么?用自己的标准判断是非对错。我们是不是得分辨?是,但问题是我们依据什么分辩?我们最需要分辨的是你的想法对不对,你自己的想法对不对,大家明白吗?而一旦我们想要分辨自己的想法对还是不对,你就必然需要一个高于你想法的一个权柄,大家理解吗?来判断你的想法是对还是错。而我们常常是怎样?“不,我听听唐崇荣牧师的讲道,我再听听李四的,再听听……我来判断一下谁说的比较对。”认罪吧!如果我们发现我们生活中太多层面都处在这种罪的模式中,你说大麻风病是不是已经深入你生命的深层了?而你若是不悔改不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你就会在罪中不断沉沦了。

你会甘于沉沦吗?还是你感到迫切需要拯救,你立刻马上来谦卑地祈求耶稣基督对你生命的洁净呢?如果我们真的来到主耶稣基督的面前,祈求他洁净我们的话,主会洁净我们吗?“会。”主会嫌弃我们吗?“不会。”主会过多长时间洁净我们?立刻、马上,我们的大麻风就可以痊愈。这给我们带来鼓励吗?现在正是圣诞季,我们每个弟兄姐妹都在竭力为主做工,这个特别好,但是主说什么?你要成为圣洁,就会合乎主用。你怎么成为圣洁啊?就是随时要体会到我是不是沾染了大麻风,一个不讨神喜悦的念头,一个不讨神喜悦的判断,一个论断,一个骄傲,不管是什么,当你发现的时候,要马上怎样?谦卑地到主的面前来承认自己是一个大麻风患者,是只配被焚烧的,然而“主若愿意,就能使我得洁净。” 主愿意吗?对主有这个信心吗?还是你觉得“哎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已经改得很多了。主对我要求太高了,求也没用,我也改不了。”会这样想吗?不!主马上会医治我们,所以我们谦卑地求主来洁净自己,我们就会得洁净。

而一切我们生命的复兴不取决于别的,单单取决于一样东西,就是主愿意,就是主的旨意,就是主的恩典。就我们个人层面如此,我们整个的教会层面是不是也是如此?我们的教会要复兴吗?我们迫切地祈求教会复兴吗?我们迫切地在主面前谦卑地祈求神来复兴我们教会就等同于我们祈求什么?祈求我们个人的生命被主洁净,祈求我随时保持一颗警醒的心,发现任何我被沾染上大麻风病毒的时刻,我立刻谦卑地来到上帝的面前,“主啊,你若肯,我就洁净了。”所以,我们整个教会的复兴,大家看到吗?简单不简单?没有那么多的花样,不需要那么多的策略,当然不是说策略不重要,你看我也给教会定策略、定异象,然后定计划,但是如果说我们的生命不洁净,这些都没用!大家明白吗?而我们的生命能被主洁净没有第二个原因,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主愿意,就是他的旨意在我们的生命中成就,他的旨意在我们教会中成就,这样我们个人的生命我们的教会就被复兴了。大麻风病的寓意深刻不深刻?大家明白为什么主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就是医治大麻风病患者了吧?

4、主耶稣成全旧约律法

接着,我们看这个故事还向我们显明了什么真理呢?主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5:17)登山宝训就说了,对吗?你看在主耶稣医治大麻风病人的事例中,主是不是又用他所做的来印证他所教导的了?主耶稣把大麻风病人医治完了之后没有说:“你就平平安安地去吧,你已经得医治了。”主说什么?主说:“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喔,你要是回到旧约,你就发现这可不是一句简单的话,他只是到祭司那儿说:“祭司,看看,我大麻风得医治了。”祭司说:“噢,真好了,行吧,你回家去,回到你的本族吧,你可以回家跟神的百姓住在一起了。”不是这样简单的。

大家记得在利未记我们所学到的大麻风得洁净之后,得有多么复杂的一个过程吗?那就是圣礼啊,所以,这就意味着主差派这个被医治的大麻风患者到祭司那里去,祭司要宣告他的大麻疯得洁净了,不是光用嘴宣告而已,要干什么?大家还有印象吗?我们在利未记都学过,就是祭司要差人预备两只活鸟,然后拿香柏木、牛膝草,还有一根朱红色的线,再拿一个瓦器接上活水,把这两只鸟中的一只宰在盛有活水的瓦器上,血就流进来了吧?然后他就把另一只活鸟跟香柏木、牛膝草用朱红线绕在一起,蘸这个血,在大麻风病人身上洒七次,给他洒七次活鸟的血,然后宣告他什么?宣告他洁净了,然后把这只活鸟放在田野里,这是要当众做的,当众做这个干嘛?让大家看见这个人得洁净了,他可以重新回到神百姓的群体里了。这个还没完呢,接下来被宣告洁净了的大麻风患者他就要洗衣服、剃毛发,用水洗澡,就洁净了。然后他就能干什么了?就可以回到整个营地了。但是他还不能进自己的帐篷,他要继续在自己的帐篷外住七天,到第七天他再把头上所有的头发与胡须、眉毛并全身的毛都剃了,再洗一遍衣服,洗澡,然后他才算是洁净了。

但是,还不能马上就住回自己的帐篷,他在第八天还要献祭,献什么祭呢?他要预备一只公羊羔做赎愆祭,一只母羊羔作赎罪祭,一只公羊羔做燔祭,并且用油来配合赎愆祭,用素祭用面来配合做燔祭,然后献祭,把这个赎愆祭宰了,然后赎愆祭再配上油,祭司在神面前把它摇一摇,宰了之后,祭司要把赎愆祭羔羊的血蘸在手上,涂在大麻风病得洁净的人的右耳垂、右手指和右脚趾上,表明你从上到下被怎样?被血洁净了。然后把配合赎愆祭的这个油也蘸一些,弹在得洁净的大麻风病人的身上,也把油抹在他的右耳、右手指、右脚趾上,再把剩下的油涂在他的头上。哇,太有恩典了!主接纳这个得蒙拯救的罪人,不光是用宝血涂抹你,还用他的油膏你,你看到这个过程很感动吗?对穷人来说,如果你赎罪祭赎愆祭献不起母羊羔或公羊羔,你就可以用斑鸠或者是雏鸽代替,就要用0.1伊法的细面来配合做这个素祭。整个过程都走完了,你才可以被宣告洁净,你才可以脱离你做为一个大麻风病患者不洁的这个地位,重新恢复神子民洁净的地位,你才可以进入到神子民中间来。

复杂不复杂?“复杂。”主耶稣有没有跟大麻风病人说:“我来了,你看这麻烦的程序你不用做了,你看现在多好!旧约太繁复,旧约捆绑人。”不!主耶稣说:“给你医治了,你赶快到祭司那儿去吧。”就是去走刚才我们所讲过的这一大串程序。主耶稣是不是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门徒“我来不是要废掉律法”,对吗?乃是要成全,但是主耶稣成全律法是怎么个成全?你说我们今天罪得赦免,我们怎么不用祭司给我们做这些了?因为有耶稣基督替我们在十字架上死了。你看耶稣基督说他来成全律法,他首先是把自己放在律法的要求中,他活着的时候没有破坏任何一条律法。但同时他也向我们指出,他成全律法最深最完整的含义是告诉我们整个旧约律法就是指向他的,所以他说:“你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然后干什么?“对众人作证据。 ”

旧约时代一个大麻风病人如果得医治了,当然除了刚才说的那两个人——米利暗和乃缦,历史上没有别的人得医治。这个大麻风病人如果说是米利暗,她也要走这一大串程序的。对米利暗来说,当她走过这一大串程序的时候,她明白是谁救的她吗?她明白为什么要给她的右耳朵、右手指、右脚趾抹血,还要给她的右耳朵、右手指、右脚趾涂油吗?为什么她要献赎罪祭、赎愆祭、燔祭?这一切到底指的是什么?米利暗她明白吗?不明白。但是她明白什么?她明白这是神所赐下的让我可以被神赦免得洁净的方式,我就接受。所以,米利暗并不明白这一切都指向耶稣基督,对吗?我们现在明白了,因为这个大麻风病人得了医治,他再去找祭司按摩西律法的要求走所有这些洁净礼仪的时候,他是要对众人作证据的。什么意思?这一切的礼仪,所有这个献祭的制度,利未记里边所记的这些大麻风病人得洁净的规定,所指向的都是耶稣基督。所以,今天我们不用再走这样的程序了,因为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了。但是我们还要学旧约吗?“要学。”大家发现吗,如果我们没有利未记的基础,你就读不出新约里面这么多深意,对不对?这个就是大麻风病人得医治。

我们觉得主耶稣的教导丰富不丰富?所以,每一个神迹主耶稣都有这样两个含义:第一显明他的权柄让我们相信他;第二,让我们效法这个神迹里边被主所称赞的那个有信心的人,让我们来效法有信心的人。透过第一个大麻风病人得医治的神迹主耶稣在我们生命中达成这样训练我们的功效了吗?我们看到主的恩慈看到主的权能了吗?我们愿意更加地降服在主的恩典和权能之下吗?我们看见了大有信心的大麻风病患者了吗?我们愿意效法这个麻风病患者的信心吗?好,如果这样的话,主透过这个神迹暂时要教导我们训练我们的目的就达成了,但是还没有完全达成,因为最终他还要总结。

医治百夫长的仆人(8:5-13)

1、 百夫长的信心及对权柄的洞见

接着马太就带我们进入了第二个神迹,就是有一个百夫长,他的仆人患了瘫痪病,病得要死,结果耶稣医治了百夫长的仆人的神迹。8章的5到13节,我们先把这个神迹读一下,好吗?来,预备开始:

5 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6 「主啊,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7 耶稣说:「我去医治他。」8 百夫长回答说:「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9 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做这事!』他就去做。」10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11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12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13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好,我们看刚才读的神迹,我们先在这个神迹中认识百夫长的信心和百夫长对权柄的洞见,好吗?我们读了这个神迹之后,你觉得百夫长信心的哪一个层面触动了你啊?你先回到当时的历史年代,耶稣是谁?用社会上人的眼光来看,耶稣是谁?木匠的儿子。他处在社会阶层的哪一层?处在社会阶层的底层,在以色列这个民族的底层,对吗?而现在以色列民族和罗马是什么关系?他是被罗马统治的,它是罗马的一个行省而已,是罗马的殖民地,也可以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应该是罗马人的奴隶,对不对?而百夫长是谁?百夫长就是罗马军队的百夫长,因为这是在迦百农,耶稣他服事的中心就是在迦百农,大家在前面不是已经看到耶稣离开了拿撒勒,他来到了迦百农吗?以应验旧约的预言说在这黑暗里的百姓要看见光。你看上帝是多么奇妙,透过耶稣基督的服事准确地应验旧约每一个关于耶稣基督的预言,是吧?

百夫长就是驻扎在迦百农这儿的罗马军队的百夫长,您觉得谁在世人的眼里看来地位更高?那百夫长的地位比耶稣高得太多了,耶稣这个社会阶层的人看见百夫长应该干嘛?应该赶快求百夫长,应该称百夫长为主,对吗?可是你看这位百夫长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他如何对待耶稣的?他求耶稣,谁求谁?都是地位低的使劲求地位高的,没有地位高的求地位低的人,他这一求就把他的信心表达出来了。我们不是刚结束了新一轮的慕道班吗?我经常也是这样鼓励慕道友的,你什么时候跟上帝的关系能够变成求,你就离主近了。因为主说你求,就怎样?就得着,叩门就给你开门。原来我们是什么呀?我是高高在上,我来分析神的,“喔,这个神这一部分说的还比较有道理,哇,说到我心里了;这一部分不行,圣经这一部分简直是胡扯,这个我排斥。”谁高啊?自己高,那你怎么能够走近上帝呢?所以求是我们能够走近上帝的唯一道路,我们来到主面前,你必须弯躬屈膝祈求,因为他是至高的、伟大的、全能的创造主,我们是被他所造的。你看这位百夫长就有这样的信心,而他的信心之所以大,还体现在他不是向一个好像是脑子里想象出来的怎么样的宇宙万王之王祈求,他就向这位道成了肉身降在世界上最卑微的地位上的耶稣基督祈求,他称他为主,对吗?

然后你看到他的信心还表现在哪里呢?他认为主耶稣基督能够治他仆人的病吗?能,对吗?而且他认为主根本就不需要到他的家为他的仆人按手祷告,他认为这完全用不着,不需要的,怎么着他的仆人就能好了?他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仆人就必好了。”这里面就显明了这位百夫长对权柄非常深刻的洞见。什么意思呢?因为罗马军队的秩序是非常分明的,罗马军队的最高权柄是谁?凯撒。凯撒发出的命令、凯撒的权柄是一级一级传递下来的。对这位百夫长来说,他为什么说“我在人的权下”?你看他说的是什么?他承认他有权柄吗?承认,但是他有前提,因为他的权柄是从哪儿来的?是从上面来的。他是从罗马的军队入手做了一个类比,他作为罗马军队阶层中的一个百夫长,他非常确信自己的权柄,以至于他说:“我跟我手下的人说‘去’,他就必然会去,对那个说‘来’,他就必然会来。”因为他有权力,对吧?

他认为他的权柄是怎么获得的?是从上面来的,他说“我在人的权下”,这个更详细准确的翻译就是我把自己降服在我上边的权柄之下,于是我就有权力,而他上边的那就是千夫长,对吧?千夫长要把他自己降服在谁的权柄之下?“万夫长”,如果有万夫长的话。然后就这样一层一层地推上去,就到谁那儿了,就到凯撒这儿了,所以只要百夫长顺服了千夫长,他就非常有信心,凯撒的权柄透过他传递下去了,大家明白吗?如果我是百夫长,我对一个士兵说:“你要到前线去打仗。”他如果不去,他违背的是谁?他不是违背一个千夫长,他是违背了凯撒,依据罗马法律他就犯了叛国罪,大家明白吗?所以在罗马军队体制里训练有素的百夫长非常明白权柄的运作,没有人自己有权力,你的权力来自于你顺服在你上边的权力。

于是,他认出耶稣是谁了吗?认出了,所以在百夫长心里谁大?凯撒大还是耶稣大?“耶稣大。”他如果认为凯撒大,他就该求谁去了?他就该一级一级地往上求,最后求凯撒去,对吗?但是他明白耶稣基督的权柄是大过凯撒的,因为耶稣是神国度的君王。你说他有着多么伟大的信心,对吗?所以他就把他在罗马军队所学到的权柄运作方式应用在了他对耶稣基督的祈求上。对凯撒来说,他要想让一个命令执行下去,他需要亲自跟士兵去说吗?需要一个一个对他们说:“去,上前线打仗。”需要吗?不需要,他只要发个命令就执行下去了,因为他是有权柄的,大家明白吗?凯撒都有权柄,更何况耶稣基督呢?还怎能有劳耶稣基督这位神国度的君王亲自到哪儿去把什么事情做了呀,你看他有多么伟大的信心,对吗?

而他对权柄的洞见带给我们什么感动吗?弟兄姐妹们,我们今天做教会的工作需要权柄吗?“需要。”需要谁的权柄?需要上帝的权柄。这个权柄从何而来?从顺服来,大家明白吗?所以我们只有顺服在我们之上的权柄,我们才能够领受你做这个服事所需要的主所赐下的权柄,大家明白吗?这个权柄都不是从我们自己而来的,也不是神就直接把我们两亿人重生,更不是平行地亲自直接带领每一个人,那就不需要教会了,大家明白吗?所以罗马军队权柄的运作方式,今天教会同样在运作吗?区别在哪儿?区别是权柄的源头不同了,罗马军队的权柄源头是凯撒,我们教会这个伟大的组织权柄的源头是上帝,就是这样的不同。但是我们在服事的过程中让主的权柄能够透过我们流淌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大家理解吧?这就是百夫长的信心,伟大吧?

2、主怜悯恩慈的医治中显明的权柄

刚才,我们除了看见了百夫长的信心以及透过百夫长跟主耶稣基督的互动看见他对权柄的洞见,我们在这里边是不是也看见了主耶稣基督同样因着他的恩慈在医治中显明他的权柄呢?从这个里边你看到主耶稣基督的恩慈是怎样表现出来的?第一个是他接触了大麻疯病人,是吧?因为大麻风病患者是不可能被任何人接触的,犹太人也不会接触麻风病患者的。第二个人——百夫长,你觉得他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吗?他是外邦人,对吧?依据犹太的律法,犹太人会进外邦人的家吗?不会。可是当这位百夫长求耶稣说:“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疼苦。”他只是求耶稣,他都没有求耶稣到他家里去治,对吗?但是你看耶稣所说的是否就是要去他家里给他医治呢?耶稣说:“我去医治他。”主耶稣就是想要去他家里给百夫长的仆人医治的,所以你看到主的恩慈和怜悯吗?他主动去走入外邦人的家,想要去医治那个需要医治的人,主的大能当然也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主耶稣真的就是说一句话,他的仆人就好了,主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对吗?

关于百夫长,我们刚才看见了他的信心,在信心里边我们也看到了谦卑,对吗?所以这也都是一体的,一个人若是信神,他必然会谦卑;如果一个人不信神,他必然会骄傲。因为路加福音第7章对这个故事有不同侧面的一个描述,透过路加福音对故事不同侧面的描述,我们可以对这个百夫长有更立体的了解。当时也有犹太人来求耶稣,就是说请耶稣给这个百夫长的仆人医治,当时犹太人说什么?说这个百夫长他非常爱我们的百姓,他还给我们建造了会堂,所以他配得你来医治他的仆人。可是当百夫长派人跟耶稣说的时候,他说的却是我不配你医治我的仆人,大家看到吗?一个谦卑的人他是感到不配得神的恩典的,可是神却会把恩典赐给他;一个骄傲的人会认为我不配得你的恩典谁配得你的恩典?所以他就跟神的恩典完全无缘了,是吧?所以这个百夫长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很立体的人物,他帮助我们看到我们信心中很多比较容易忽略的层面。总之,百夫长的信心以及主耶稣基督医治百夫长的仆人所彰显的恩慈怜悯和大能,我们都已经学到了,对吗?

3、信与不信截然不同的结局

接下来我们透过主耶稣对百夫长的评价对百夫长的赞扬,就让我们看见了信与不信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当然配合着上个星期的讲道,我们今天再看这个信与不信不同的结局,我们就更容易明白了。那主耶稣是怎么来评价百夫长的呢?第10节“耶稣听见就希奇”,因为他太诧异了,竟然有一个外邦人对我有这样大的信心!所以主说:

10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见过。11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12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13于是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

主耶稣用百夫长的信心要反衬谁的不信?要反衬以色列的不信。百夫长这个外邦人的信心是大的,以色列是没有信心的,他们是拒绝耶稣的。所以,信与不信就会有两个不同的结局。百夫长将来要到哪里去?百夫长要到天国去,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伟大的圣徒一同坐席。上个星期我们不是已经畅想了我们在神的国度中与主耶稣基督以及历世历代伟大的圣徒一同坐席了吗?这个是神给我们多大的福分,对吧?

但是,如果回到旧约的话,你会看到坐席一直是先知书所预言的,我们看以赛亚书25章的6到9节,我们就会看到在千禧年的国度中,这个宴席是多么的丰盛、多么的喜乐,我们所有的羞耻都完全被抹掉!我们一块儿读一下以赛亚书25章的6到9节,预备开始:

6 在这山上,万军之耶和华必为万民用肥甘设摆筵席,用陈酒和满髓的肥甘,并澄清的陈酒,设摆筵席。7 他又必在这山上除灭遮盖万民之物和遮蔽万国蒙脸的帕子。8 他已经吞灭死亡直到永远。主耶和华必擦去各人脸上的眼泪,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为这是耶和华说的。9 到那日,人必说:「看哪,这是我们的神;我们素来等候他,他必拯救我们。这是耶和华,我们素来等候他,我们必因他的救恩欢喜快乐。」

所以在千禧年里是不是真的有宴席?“是。”以赛亚已经把圣灵充满他所带给他的神国度的景象这么清楚地摆在我们面前了,让我们来眺望千禧年里边的宴席,这个宴席丰盛吗?丰盛,是用肥甘摆的宴席。有美酒吗?陈酒和满髓的肥甘,还有澄清的陈酒。你看到这个宴席还会怎样?除灭了什么?蒙脸的帕子,让我们可以直接看见主的荣光。还会怎样?吞灭了死亡。在这个千禧年的国度中不再有死亡,没有痛苦,没有哀伤,主会擦去我们各人脸上的眼泪,也会使我们所有的羞辱完全被除去。在神国度的宴席中,我们要充满欢喜快乐,因为这是救恩所带给我们的欢喜快乐。你看,当福音书的作者描述耶稣基督的神迹的时候,他们都是有侧重点的,刚才马太第一个用的是什么神迹?大麻风,我们明白他的用意了,是吧?我们读约翰福音的时候,约翰记录耶稣行的第一个神迹是什么?就是在婚宴上缺了酒,没了酒,然后耶稣变水为酒,完全应验以赛亚书25章6到9节的经文。

你看圣经是多么奇妙,对吗?总之,刚才我们读的经文告诉我们不信的人他们会到哪里去呢?会到黑暗里边哀哭切齿去了。而信主的人会到哪里去呢?会到天国的荣耀里边,跟主和历世历代伟大的圣徒一同来赴宴,这是伟大的信心所带给我们从神而来的赏赐吧?但是我们看到刚才主耶稣跟百夫长的这段对话里,你看见你信上帝还会有什么赏赐呢?是不是会得主的称赞?我们愿意被主认可吗?“愿意”,因为我们被主认可就是祝福的核心。那我们怎么能够被主认可?信神这是最核心的,因为一切的行为都来自于我们信神还是不信神。那除了天国的赏赐,我们还会经历主所赐下的神迹,对这个百夫长而言,主耶稣说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于是他就目睹了主耶稣基督远程医治的伟大神迹。

好,这就是第二个神迹。那第二个神迹主有没有帮助我们认识主的全能?“有。”当我们认识的主的权柄之后,我们有没有更下决心要完全降服于主耶稣基督的权柄?“要。”我们透过第二个神迹有没有看见信心的榜样?我们要不要效法百夫长的信心?“要。”这就是主透过第二个神迹要在我们生命中达成的目的。

医治彼得的岳母及许多病人(8:14-17)

1、主怜悯恩慈的医治中显明的权柄

最后主又给我们行的一个神迹,就是医治了彼得的岳母还有许多病人。我们也把这个神迹读一下,8章的14到17节,来,预备开始:“耶稣到了彼得家里,见彼得的岳母害热病躺着。耶稣把她的手一摸,热就退了;她就起来服事耶稣。到了晚上,有人带着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他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

从这个神迹中看见主耶稣基督的怜悯恩慈,看到他的大能了吗?从哪儿看到主耶稣基督的怜悯和恩慈?你发现整个第一组神迹描述的医治都是很特别的,被医治的对象都是犹太人不应该去接触的。犹太男人会接触犹太女人吗?“不会。”你记得有一次主耶稣跟撒玛利亚妇人谈永生,他的门徒是不是很诧异?他怎么跟女人说话?更不要说去摸一个女人,跟女人说话都是很奇特的。但是主耶稣降世为人之后,他完全打破了这种规则。你看他跟很多信他的犹太女子有非常亲密的关系,他还教导这些犹太的女子,对吧?当然从这个神迹中也能看见主耶稣这种特点,你看他来到了彼得岳母的家里,见彼得的岳母正害热病躺着,耶稣怎样?他就把她的手一摸。这次主对彼得的岳母没有远程治疗,为什么?因为他要打破常规,在当时的社会里女人是特别没有地位的,拉比不是教导说,按照旧约,如果妻子有什么不当的行为就可以休了她,只要给休书就行,到耶稣的年代,甚至发展到如果妻子把饭做糊了,这也是一个不当的行为,可以把她休了的,只要给她休书。而且女人也根本没有在法庭上作证的权利,这些都没有,所以耶稣基督这时候就不用远程治疗了,耶稣摸彼得的岳母,她就好了。你看到主耶稣多么看重妇女,对吗?他对妇女是多么有恩慈和怜悯,于是彼得的岳母这个病就好了,是吧?

然后,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见主耶稣的怜悯。因为当时的热症并不仅仅只是现在的发烧而已,如果一个人有热症,也会被认为是不洁的,是不祥的,更不会有人去摸她,而耶稣基督却摸彼得的岳母,所以这就显明了耶稣基督的恩慈与怜悯。那我们如何透过神迹看见耶稣基督的权柄呢?他把手一摸热就退了,是吧?然后“到了晚上,有人带着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耶稣都怎样?“他只用一句话就把那些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看到主耶稣基督的大能了吗?而这个大能让我们对主耶稣基督更加有降服的心吗?

2、彼得岳母对医治神迹正确的回应

透过这个神迹我们也看见了如果一个门徒他被主医治之后,他应该如何正确回应主给他的医治呢?彼得的岳母就给我们做了非常美好的榜样,彼得的岳母被主一摸,她的热病立刻就好了,然后她就怎样?她就立刻起来服事耶稣。今天有时候主还在我们的生命中施行神迹,身体得医治也常常发生在我们教会,目的是什么?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来服事神,不是让我们去追求更多的神迹,对吧?

3、医治神迹将门徒目光引向行神迹的弥赛亚

整个第一组三个神迹就结束在了马太对以赛亚书的引用,并且说这就是应验了以赛亚书的预言。马太认为三个医治的神迹应验了以赛亚书的什么预言呢?他说:“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7)神迹描述结束了,最后这一段经文如何解释是不是就太至关重要了?有两种极端的解释,一种就是完全按字面解释,你看神迹结束了,都是医治的神迹,对吧?而最后马太说这就是应验了以赛亚书所说的,因为主耶稣来他要干嘛?“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所以耶稣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就代替了我们的软弱,也担当了我们的疾病,那今天我们还会有疾病吗?如果完全按文字表面的意思理解,就没有疾病了,因为耶稣基督都给我们担当了,所以现在谁有任何疾病就怎样?只要你跟当时的门徒一样去求一下,主就必然给你马上医治。那你癌症为什么还没好?你没求,或者你癌症没好是因为你信心不够,所以你的信心要再大一点,你的疾病就全医治了,因为这个是神的应许,马太也是这么说的,马太用“耶稣代替了我们的软弱,担当了我们的疾病”作为医治神迹的总结,那今天我们当然就不会有任何的疾病。这种观点不对吧?!“不对!”

另一个极端就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指的是我们的罪得赦免这个层面的,所以早期教会才有神迹,那时才有医治的神迹,因为那个时候教会还没诞生呢,福音还没传开呢,新约还没有启示呢,上帝当然需要用神迹来伴随着使徒们的传道,来印证使徒们的教导是对的。在咱们教会开始之前,我基本上都是持这个观点的,因为我真没有经历过什么神迹。我第一次得癌症不是神给我神奇地医治的,是神奇迹般地让我一个普通的甲状腺肿瘤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最恶性的癌症,而且在当时的教会,我们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大家起来集体同心合一地为主做工,确实没有什么神迹。大家看到,其实我们对圣经的解读是跟我们的经历跟我们生命的状态没有办法分开的。所以第二个极端的解释就是说什么?现在还有神迹吗?没有神迹,当然可能极其极其个别的时候有神迹,当然神有主权行神迹,但是他在这个世代并不选择行神迹了,因为圣经已经启示完备了。

这是两个极端的观点,我们的观点现在是在中间。我们怎么来理解马太对三个医治神迹所做的总结呢?当然整个神迹不是要把我们引向身体得医治的神迹本身,这是符合圣经一贯的原则的,是符合马太写马太福音的原则,同样也符合特别充满着深邃神学的约翰福音的写作原则。约翰在写约翰福音的时候,约翰写了七个神迹,对吗?在约翰福音里约翰特别强调,他每一个神迹都说这个是sign,是记号,是记号,所以在约翰的约翰福音里七个神迹就是七个记号。为什么叫记号呢?因为它显明耶稣是谁,整个约翰福音是用七个神迹就是七个记号把人的目光从神迹本身引向耶稣基督的身份,对吗?而马太是同样的,他就用整个的刚才讲的神迹应验了耶稣基督实现了以赛亚书53章的预言,同样是要把我们的目光引向耶稣基督这位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的弥赛亚的,大家明白吗?所以这个就是我们要解读身体得医治的神迹的一个总体框架,也就是透过神迹的医治让我们更认识这位行神迹的神国度的君王——耶稣基督,这个大家理解了吗?

一旦我们的目光被神迹引向了耶稣基督,主耶稣借着神迹给我们的训练也就一目了然了。他让我们干什么?要相信他的权能,对不对? 然后呢,他让我们祈求他的医治吗?要祈求,但是主要让我们从整全的生命来看医治,因为耶稣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他背负了我们的软弱,担当了我们的疾病,这是整全生命层面的,而不仅仅意味着说他让我们的身体不得病了,而是要把我们整个从死亡的状态中,或者主耶稣也用比喻说你们都是病人,对吗?他要把我们带入到一个健康的生命状态,就是在耶稣里边新造的人的生命状态。所以我们今天仍然要祈求主耶稣来医治我们,医治我们的大麻风,对吗? 我们也要像百夫长那样为别人祈求:“我的仆人病得要死,求你来医治他吧。”这都不仅仅说的是身体的疾病,而是整全的生命,从死亡到永生,从黑暗到光明,对吗?既然是整全的生命,当然就包含着身体疾病的医治。

所以在我们教会,在我们与主同行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经历身体医治的神迹,对吗?所以这个也鼓励我们看见主耶稣基督的神迹,我们要更加忠于主的使命,因为我们在忠心服事主跟随主的过程中,我们就会经历到身体医治的神迹,不光是我们灵魂得救的神迹,这是每一个忠心服事主的弟兄姐妹都经历过的。你看马可福音16章的20节也是这样结束的,他说:“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谁能够经历神迹啊?出去跟主一块儿同行传福音的人,主就用神迹随着他们。

弟兄姐妹们,今天在咱们教会你是这样经历的吗?是不是? 教会一开始我就对神迹的看法完全改变了,因为教会第一个系列的讲道,每一次撒但都直接攻击我的身体,我在每一次主日讲道前都好像大病不起,但是没有办法呀,因为教会已经开始了,那主日我肯定得讲道,等我一开口讲道病立刻就好了。所以,主就借着这个过程训练我,让我一方面明白他的大能,一方面明白撒但的能力,让我知道做神的工作不取决于我的能力,完全取决于神的大能。你看主就借着这个神迹教导我了,焦点还是在哪儿? 焦点还是在上帝,还是在主耶稣,因为主要透过神迹教导我们训练我们,以使我们更忠心地来跟随他,来为他做工,去同心合一地一起完成大使命,这就是神迹的目的。

三个医治神迹后主耶稣教导门徒(8:18-22)

那你说在三个神迹之后主耶稣教导门徒的这段简短的经文里边,你是不是又看到了神这个美意?可以说整个三个神迹是以主耶稣在行神迹之后教导他的门徒来结束的。 我们先来读一下主耶稣给门徒的教导,好吗?来,8章的18到22节,预备开始: “耶稣见许多人围着他,就吩咐渡到那边去。有一个文士来,对他说:「夫子,你无论往哪里去,我要跟从你。」耶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又有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啊,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

1、跟随基督需要计算代价

如果你亲眼看见了耶稣所行的三个伟大的医治神迹,你会发出像文士这样对耶稣认信的宣告吗?“会。”这很不容易的。文士是谁?是法利赛人里边精通律法可以当教师的,所以以色列人当中通常谁是夫子?(夫子就是老师)文士是夫子,那你觉得这个文士够谦卑的了吧?因为他过来称耶稣为夫子,说:“你无论往哪里去,我都要跟随你。”你说主耶稣透过神迹盼望在门徒中产生这样的回应吗?是的,我们都应该看见主耶稣的大能,我们都应该起来说:“主啊,无论你往哪里去,我都跟随你。”但是当我们这样宣告的时候,主耶稣同样盼望我们这个宣告不是一个未经思考的莽撞的承诺,所以他要让我们明白跟随耶稣基督是需要付代价的。

在路加福音14章的28到32节,主耶稣更是用一个比喻帮助我们明白你做出“跟随主”这样的承诺之前,先要好好想一想,免得你到时候后悔了。主耶稣用的什么比喻?他用盖房子和打仗的比喻,对吗?他说:“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路14:28-32)免得开始打仗了,又以败仗结束,大家明白吗?主耶稣不让我们未经思考,就因为看见耶稣基督大能的神迹就说“我就跟随你了”,而是要算计一下,跟随耶稣基督是需要付代价的,大家明白吗?主耶稣从来没有骗我们来跟随他,主耶稣从来都把我们跟随他的代价清清楚楚地陈明在我们面前,“你思考一下你要不要做我的门徒? ”

2、跟随基督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那主耶稣告诉我们跟随他做他的门徒要付什么代价呢?当这个文士说:“夫子,你无论哪里去,我要跟从你。”主耶稣为什么跟他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主耶稣想要表达什么?做他的门徒需要付什么代价?“没有安逸的生活。”你觉得文士他的生活通常算是安逸的吗?“是。”学者嘛,对吗?学者的人生也是多么平稳呢,“而现在我又跟随了有大能的耶稣基督,我也看出他是神国度的君王,想必我跟随他,我人生是不是更舒适更安稳?而且在我的学术生涯上还有上升的空间,我有伟大的老师直接教导我,下次我可能论文都不用写了,我直接写本书就超越我很多的同僚了。”你觉得他有可能这样想吗?“有。”所以主耶稣看出了他生命需要突破的点。我们每一个人在跟随耶稣的过程中都有我们的瓶颈,都有我们的软肋,你不突破那个软肋,你是没有办法踏上跟随耶稣基督的道路的。所以对这个文士来说,主要让他拒绝贪图舒适和安逸的生活,对吗?更广泛的一个应用就是说主耶稣不会容让任何一个人他个人的需要来拦阻他踏上跟随主的道路。

弟兄姐妹们,我们都遇到过这样的挑战吗?因为当我们说贪图舒适安逸的时候,我们很有可能自己就不对号入座了,我们很少有人认为自己是贪图舒适和安逸的,对吗?所以归根结底,这儿说的就是你个人的需要会拦阻你做主忠心的门徒。想象我们都会有什么个人的需要会拦阻我们呢?舒适安逸就是一种,然后我吃什么穿什么,对吧?然后我工作的升迁,别人怎么看我……对,是我个人从身体到心灵全面的需要。我们若是不踏上跟随主的道路,我们都是在追求各种需要的,这里仍然看见两条道路,大家看见了吗?

我们跟随主的道路是一条什么道路?就是我丝毫不想我需要什么。我需要休息可以吗?可不可以?比如说我上个星期几乎就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了,因为我得准备两篇讲道嘛,慕道班三个,团契三个,确实就没有时间休息。那你觉得我可以说我需要休息吗?“不可以。”为什么呢?因为这是神的工作,因为我已经领受了神给我差派的工作,那我个人的休息就不能够拦阻我去完成神的工作,大家明白吗?如果为了完成神的工作,需要你少休息,你就要少休息,这就是个人的需要吧?所以我们每一天都有太多个人的需要在拦阻着我们完全对主的旨意忠心。那主告诉我们,如果你是这样的状态,你就没有办法做我的门徒,除非你今天就下一个决心:“我不容让我今后任何个人的需要来拦阻我去为主做工”。愿意吗?弟兄姐妹们,“愿意。”。

好,第二个主要让我们看到的我们做他的门徒需要付的代价是什么?你看,“又有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啊,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太8:21)哇,这个要求更合理了吧?对不对?因为在今天咱们中国的文化也是这样,给父母养老送终,当时在耶稣的年代对犹太人来说这个要求更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你不这样做,你绝对是大逆不道。而这个门徒没有提别的要求,他只是说:“主,我会来跟随你,但是你先容我一下,我先回去把我已死的父亲埋葬了。”如果你是那个门徒,你期待耶稣基督说什么?“你去吧,快去快回!”我觉得“快去快回”简直都说不出口,对吗?可是耶稣说什么?“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太8:22)什么意思?就是说不跟随耶稣的就是走在奔死的宽路上,我现在是要把你从这条通往灭亡的宽路上带出来,你就来跟随我,这条宽路上的人多得是,让他们去做这些不可能救人脱离死亡的工作吧,你能够跟随我去拯救人脱离死亡,没有任何工作比这个更重要了。

你读到这儿,是不是觉得主耶稣的要求有点太高了,太不近人情了,难道主连我们埋葬已死的父亲都不允许吗?不是。主耶稣在这儿说的是你要做主的门徒你必须拒绝错误的优先次序。你一定不能够容让任何他人的需要来拦阻你踏上跟随主的道路,不能让任何别人的期待拦阻你在此时当下去按主的心意来生活。而不是说不让我们孝敬父母,因为孝敬父母这个是明确的十诫之一,对吧?是主最看重的,而且是连接爱神和爱人的桥梁的关键点,对吧?所以主最看重我们是不是孝敬父母,因为一个人若不孝敬父母,他绝对不可能爱神,也绝不可能爱人。所以主并不是说不让我们孝敬父母,不尽我们身为儿女的职责。他说的是什么?次序的问题,如果此时神给你的差派临到了,你就不能够以任何别人的期待作为理由来不听神的话,对吗?比如说今天我们主日敬拜,如果你的丈夫不让你来呢,你来吗?来,对吗?如果今天主差派我做的工作我已经领受了,但是今天我父母要过生日,他们不让我来呢?不让我去做神的工作呢?我就不能听父母的,大家明白吗?而不是说不孝敬父母不爱父母。

你看这个关键点我们明白了,我们也就明白马太福音10章34到39节这一段非常会引起争议的经文了,因为有几个弟兄姊妹都问我这段经文,我说在今天讲道的时候会稍微讲一下这段经文。我们一块儿来读马太福音的10章34到39节,预备开始:

34「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35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36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37「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38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39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诧异吗?我们读这段经文?主耶稣不是和平之君吗?但是主耶稣来了,为什么说“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呢?为什么?主耶稣要的是把人带进真正的和平,而真正的和平不经过战争是不可能实现的,大家明白吗?因为这整个世界现在在谁的掌管之下?是在撒但的掌管之下。所以,比如说我们自己若想进入到跟主关系中的和平,你觉得你需要动刀兵吗?“需要。”跟谁动刀兵啊?跟自己动刀兵啊!自己的老我每天都在拖累着自己,不让自己按照神的心意而活,你不靠着主的恩典跟自己的罪性争战,怎能够进入到跟主和谐的关系呢? 所以主让我们明白,不是说目的是动刀兵,而是动刀兵是进入到真正和平的途径。

我们这个世界有时候会有假和平吗?“有。”教会会有假和平吗?“有。”家庭会有假和平吗?“有。”夫妻两个人之间会有假和平吗?“有。”假和平都是以妥协真理做代价的,都是表面的和稀泥,而你要达成真正的主带来的和平,你必然会有争战的,对吗?因为我们都必须降服于神的主权,必须要听神的话。可是你发现当我们定意这样做的时候,(在我们生命幼小的时候,神也保守我们,所以为义受逼迫是马太福音八福的最后一福,所以我们还是先不要想我现在家庭中的任何问题都是我在为义受逼迫。)终有一天你会发现,当你定意为主而活的时候,谁会最先出来拦阻你?就是家里人。如果我们信主,我们的爱人不信主,你会发现撒但最会直接马上使用的、对你的服事最有破坏力的是谁呢?当然是你的丈夫或者是你的妻子来拦阻你,破坏你为主做工。

我们家特别明显,开始用董津涛,董津涛现在特得胜,撒但不怎么用得着他了,就开始往外围扩散,然后是用我爸爸我妈,我爸爸现在也得胜了,是吧?比如说上个星期五是我爸爸的生日,整个教会事太多了,我讲道的思路和今天晚上福音聚会的思路还都没形成,有几个思路都在脑子里打架呢,你说我能跟我妈我爸去过生日吗?主肯定不会让我在这时候去给我爸爸过生日,所以这个指的就是主耶稣所说的“你爱父母不能超过爱我,你爱父母超过爱我就不配做我的门徒”,就是这个意思,大家明白吗?所以我就得选择,那我就跟我妈说现在这个服事有多忙,您跟我弟弟一块儿先给我爸爸过吧,咱们到时候再找时间。你看现在撒但就不能用我妈我爸了,我妈还给我发短信说特别理解,还为我祷告,是吧?也给我爸爸妈妈鼓励。

但是,原来开始的时候都用,知道吧?董津涛也做过见证,我就不用说了,然后我爸爸有一年也说“我告你去!”我弟弟给我写的短信也都是谩骂的话,我一看这个我就更知道是出于撒但,大家明白吗?但是你看现在就用不着,我爸跟我妈也都得胜了,是吧?那撒但现在就要用谁?跟我最近的,比如说组长,慢慢扩大范围,知道吧?就是这样的,撒但是非常狡猾的,我们若是定意为主而活了,他一定会拦阻搞破坏的,他用谁能够最有效地拦阻呢?就是现在跟你最亲近又能被他用上的那个人,所以我们爱父母爱亲人过于爱主,你就别想为主做工了,因为他有的是花招可以拦阻我们的,大家明白吗?而你要达成真正的和平就必须经过争战。我跟董津涛也没少争战,对吧? 但是现在达到了真正的和平,上帝得胜了,大家明白吗?

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为了降服于神的心意定意为主而活,就定这个心意,那所有的和平都是假和平,那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都是和稀泥式的和平。耶稣来了,耶稣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先要打碎你这种假和平,这种人自己营造出来的,给自己带来各种假象带来各种幻想的假和平。我要把你带入争战,你先别跟别人争战了,你先跟自己争战,然后你胜过老我的罪,你生命越来越成熟,你就越来越被主赋予更大的责任和使命,那主就向你保证马上就会有你的家人跟你争战,但是你不用害怕,你向主忠心,主会把越来越多的人带入到经过争战之后所进入的真正的和平,是吧?所以,这是多么感恩呢。

好,这就是第二个主让我们明白的,我们如果想要跟随主,我们必须要付上的代价。付上什么代价呢?拒绝容让任何个人的需要拦阻我们跟随神,也要拒绝容让任何他人的需要拦阻我们跟随神。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明白你在神的心意之外,你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它都会拦阻我们跟随神的。所以,我们要付的代价归根结底是什么呢?跟窄路一样不一样?一样。

3、付上代价跟随基督完成大使命

你看整个马太福音自始至终它真理的核心都是非常一致的,我们付上的代价就是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让一切神心意之外的,不管是什么,都要马上死。我们的责任就是为了要活出神在每一个当下对我们的带领,在每一个当下给予我们的让我们看见的心意,这个就是我们要付的代价。我们要付这个代价吗?为什么要付呢?代价这么大,为什么要付?虽然我们付上的代价是大的,但是我们必须要付代价跟随主,因为我们若不付代价不跟随主,其实我们付的代价更大。我们如果不付主所说的这些代价跟随主,我们会付上什么代价呢?我们会付上生命的代价,我们就走在宽路上,我们的结局就是永远的死亡,永远的灭亡。而我们若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我们付上这个代价,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呢?我们得到的就是永生。所以主耶稣盼望我们不要轻易承诺,他要让我们走过这个思考的过程,明白代价有多大,但是主最终鼓励我们的还是怎样?你一定要付上这个代价,这就是聪明人。我们为什么是聪明人?在登山宝训我们都学过了,是吗?所以这条小路窄门它最终是通向永生的。

而我们若不付上这个代价,我们走的就是宽路,将来进入的就是永远的死亡,是永远灭亡,是地狱里可怕的永久的痛苦。所以,因着知道这样的真理,无论代价有多大我们都要付上来跟随主。而当我们真的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之后,海清,你说我们踏入的是一条什么道路?窄路,对吧?但是这条窄路会越走越什么?越走越宽广,越走越自由,越走越充满光明。而我们不付上代价,我们走宽璐,你以为是宽路呢,结果箴言也告诉我们恶人的路是怎么?崎岖难行,你是越走越坎坷,越走越黑暗,越走越无助,最后就进入到地狱的永刑了。所以,我们跟随主付上代价是极其值得的。

那我们付上代价跟随主干什么去啊?主呼召门徒的时候说“你来跟随我”,干嘛?让你得人如得鱼,就是要去完成主所交托给我们的伟大的使命,所以我也求主激励我们教会所有的弟兄姐妹,我们都付上代价来跟随主。对于所有已经付上代价跟随主的弟兄姐妹而言,我们生活的焦点就放在哪儿了?困难点也在哪儿了?神的心意,是不是?所以常常有弟兄姐妹问:“那我怎么分辨神的心意?”对吗?如果我分辨出神的心意了,那所有的拦阻我都不管,我就靠着主的恩典就照着神的心意做,我抛弃的那就是代价了,对吗?那你说关键点是不是如何分辨啊?如何分辨出神的心意呢?几个原则,应用主日的讲道,我们百分之九十的你觉得很难分辨的肯定就分辨出来了;然后呢,要看重神的圣工,你分辨不出来的就分辨出来了。比如说我刚才跟大家分享的我爸爸过生日那一天,应用主日讲道和看重主的圣工是不是都发挥了功效?因为这是主的工作,关乎万民做主门徒的这个工作,它的重要性就大过所有其他的一切。假如你在教会里面承担了一个爱宴的工作,重要吗?“重要。”别人能代替,对吗?若公司老板此时就让你去出差或者干一个别的工作,你选哪一个呢?很难分辨吧?如果你自己不定意用神的价值观来衡量你的这两个选择,你就会认为:“哇,我的工作更重要!这个爱宴不是谁都能代替我吗?”你若是这样想,你就不配做神的工作,大家明白吗?因为我们在意看重神的工作,神才施恩让我们有份于他的工作的。

好像我在团契的时候跟大家分享过,当年申请加拿大公民,结果呢,第一次加拿大政府让我去见移民官,那个时间跟当时我们教会的一个退休会有冲突,我已经答应在退休会分享见证了,你觉得分享见证这事是不是谁都能做?我要回加拿大见移民官,因为这关乎到我是不是能够入加拿大国籍,这个分享见证呢,是一个谁都能够代替我做的工作,哪个更重要啊?这分辨来了吧?是不是分辨就来了?所以看重神的工作你就能分辨。如果你今天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公司里边,被你的老板差派了一个工作,你重视吗?“重视。”神大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大?当然神大,当然教会大,所以这就不需要分辨,如果我们用神的价值观来衡量的话。当然我就拒绝回加拿大见移民官,接着上帝还会继续考验我。

所以你发现第三个原则就是你要定睛在生命功课上,在每一个我们人生的阶段,上帝都会让我们学生命功课的,这个功课它会反反复复出现,直到你几次都通过,才说明你通过了。你看刚才上帝给我的生命功课是什么?看重神的工作大过一切。我第一次考验通过了吗?通过了,结果第二次同样,又过了一年,我又接到了加拿大移民官给我的信,因为有三次机会嘛,仍然是和我答应了教会的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服事冲突了,还得接着做这功课吗?容易分辨吗?这回就更容易分辨了,大家明白吗?因为它是第二次。上帝就会这样,你如果连续两三次都通过,基本上上帝就认为你通过了,你就发现这方面的考试不再出现了。所以,我们盯住自己生命的功课也会特别帮助我们明白神的心意。

第四个原则是敏感圣灵的引领,也就是说当我们顺服神心意的时候,神特别喜悦我们,他就会格外在我们的服事中在我们的生命中注入恩典,你就能够感觉你生命状态不一样,你觉得你特有劲儿,比如说,你特别有活力,“喔,怎么最近我工作这么有干劲儿?怎么这么多的思路?”这就是神祝福的标志,然后你就要把握住这祝福的方向。另外呢,在上帝带领我们的过程中,我们常常会有圣灵的感动,你要特别敏感于这个圣灵的感动,比如说在咱们微信祷告室,我也常常看到弟兄姐妹发出的感恩的祷告,你就要特别抓住这个感恩的祷告,神感动你的是什么,然后上帝还会给你功课的。

上个星期我们就有姊妹遇到非常难分辨的事情,也是生病嘛,然后神医治了,但是怎么又不好了?我也是这样辅导她的,就是你一定紧紧定睛在神感动了你什么?圣灵曾经感动你什么?你看一下前天的祷告,那个想法就是出于神,而上帝知道你还没有完全胜过这个功课呢,所以他会再给你考验。比如说上帝感动我在疾病中我仍然服侍神,神加添我能力了,喔,感谢主,我竟然得医治了。可是第二天为什么这个症状又出来了?为什么?因为第二天还要服侍,大家明白吗?可是这时候就会有撒但各种各样搅扰的声音出来,我怎么能够分辨哪个想法是出于神哪个不是呢?我就要紧紧抓住圣灵感动了我什么,曾经我做什么的时候圣灵祝福了我,那个方向永远是对的,而偏离这个方向的就都是出于撒但。而撒但给我们的都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搅扰,你需要休息,是吧?

另外我们在如何分辨神心意的时候,上帝既然膏抹我做咱们教会的牧师,所以大家分不清就来问我。你说你来问我,是我代替大家分辨了吗?不是,其实我帮助大家如何分辨的过程就是在帮助大家怎么运用主日讲道,你怎么看重神的圣工,怎么能够定睛在你现在生命中神让你学的功课,怎么样去敏感于圣灵的引领,这就是我们能够越来越成熟的过程。大家理解吗?

所以关键点就在于我们完全应该聚焦在神让我做什么,我们应该没有别的烦恼,我们唯一的挑战挣扎应该是说“什么是主让我做的”,这个是我生命的焦点。我一旦盯住了神让我做的,别的一切就是拦阻。不用管它是多么合情合理的理由,无论它是用我个人的需要说:“现在你已经病入膏肓了。”还是用别的理由拦阻。大家也要感谢董津涛,咱们教会第一次讲道是董津涛鼓励我的,他说:“你就死在讲台上吧。”那我就经历到主的大能了,你看这就是神超然的掌管,董津涛那时候可没有现在这样成熟的生命,他竟然说出了这么成熟的话语,可见上帝是多么知道我的软弱,对吗?所以你说我都在那个状态下了,你说我要觉得我得休息休息,这是不是很合情合理的?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还跟我说,你就必须得讲道去,这是不是非常残酷?可是这就是神让我学的功课,而这个功课不是一下就学会的。我第一次当然胜过了,我应该期待下个星期就特别好吧?第一个星期我是上吐下泻不停,第二个星期是发高烧,第三星期……各种各样的病换着样儿来的,包括去年的圣诞节,我仍然连续不停地呕吐了三个小时。所以,我可明白为什么说做神的工作,如果没有神的呼召,这是绝不可能的;我也真的明白,撒但绝对是有大能的;我也明白,即便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但都是神已经保守了的,就是为训练我,神才允许的。如果神没有保守立刻丧命,撒但绝对有能力让我们任何人马上死,立刻我们就进入到地狱的永刑。

所以,所有的试炼考验都是神量身给我们定做的。为的是什么?训练我们学习此时我们该学习的生命功课。如果你不肯学这个,就会老来老出现。比如说你不能够胜过主日敬拜第一优先,那一会儿它是用朋友给你拦阻,一会儿用丈夫,一会儿用工作,总之你就来不了了,或者用疾病拦阻。除非我们定了一个心志,就是付什么代价我们都跟随主。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你愿意吗? “愿意。”

为什么我们愿意呢?因为我们的主他是有伟大权柄的,他已经透过三个医治的神迹向我们显明了这样的权柄,所以我们理当来顺服他,对不对?所以主耶稣用医治了大麻风病人的神迹,用医治了百夫长仆人的神迹,用医治了彼得岳母的神迹,向我们显明了他伟大的权柄。不仅如此,他还亲口教导我们,你不可以让任何个人的需要放在完成我对你的呼召的前提之下,你不能让任何别人的需要拦阻你忠心地跟随我,所以任何拦阻你跟随我的就都是出于撒但,你都要把它抛弃,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所以,透过主耶稣在医治中所显明的神迹,主耶稣就训练我们,让我们来相信主,对吗?也让我们祈求主。相信主什么?相信他的权能,我们就全然归向他。我们也祈求主,祈求主什么?祈求主医治我们,不光是身体的疾病,而是我们整个罪所带给我们的败坏不洁。任何时候我们祈求主医治我们,主必然在那个时候就医治我们,以使我们可以成为洁净为主所用,最终的目的主是要帮助我们,让我们忠心地来跟随他去完成使万民作主门徒的伟大使命的。

而之所以我说所有的神迹最终指向的都是让我们跟随主去完成使万民做主门徒的伟大使命,这不仅在这第一轮神迹之后的教导我们可以看见,在第二轮第三轮神迹之后的教导我们都可以看见,那今天我们就以三轮神迹之后主耶稣在马太福音9章35到38节给门徒的教导来做今天讲道的总结,好吗?也让我们真知道庄稼熟了,工人缺少,我们真的祈求主差他的工人去收他的庄稼,在这个普天同庆救主耶稣基督降生的圣诞季,让我们每个弟兄姐妹都起来为主作工,不要容任何个人的需要和家人他人的需要来拦阻我们成为被主使用的尊贵器皿。让我们去邀请更多我们还没有邀请到慕道班的慕道友,没有听过福音的慕道友,来今天晚上在望京的福音聚会,来下个星期二在华侨城的福音聚会,来下周三在富力又一城的福音聚会,以使我们每一个弟兄姐妹都可以真的在忠心跟随主耶稣基督去同心完成主所差派的伟大使命的过程中,去经历神带领我们进入的一个又一个伟大的神迹。

我们一块儿同声诵读马太福音的9章35到38节,以这一段经文的诵读作为我们今天对这篇讲道的回应,来,预备开始:“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 ’”

感谢主,祝福大家!

2019年12月22日上午堂